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近现代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中华民族几次遭入侵却未中断的秘密

2020-04-17 15:23:31 阅读:0

马克思曾有一句著名的论断:野蛮的征服者总是被那些他们所征服的民族的较高文明所征服。这句话说得比较绕,恩格斯对此的解释是:“在长期的征服中,比较野蛮的征服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得不适应征服后存在的比较高的‘经济情况’;他们为被征服者同化,而且大部分还甚至不得不采用被征服者的语言。”

中国古代的情况,就深刻地印证了马克思的这一论断,落后的游牧民族尽管不断依靠精锐骑兵打败农耕民族,但是最终的结果,却反过来被他打败的强大的汉文化所征服、所同化。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众多的少数民族与汉民族共同谱写了一部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史诗画卷。历史上,匈奴、鲜卑、羯、氐、羌、契丹、女真等游牧民族一度在中原建立了政权,他们在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名号和中原的汉民族相互攻伐争斗,或主动或被动地相互融合包容。

少数民族

比如,南北朝时期,北方游牧民族先后在中原建立了14个政权:前赵(匈奴304-318)、后赵(羯319-350)、前秦(氐351-394)、前燕(鲜卑337-370)、后燕(鲜卑384-409)、后秦(羌384-417)、西秦(鲜卑385-431)、成汉(巴氐304-347)、后凉(氐386-403)、南凉(鲜卑397-414)、南燕(鲜卑398-410)、北凉(匈奴401-439)、夏(匈奴407-431)、代(鲜卑315-376)。这个时期,民族之间的大屠杀屡屡上演,动辄上万,“北地苍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历史上那么多的少数民族入侵中原,为什么中华文明屹立不倒?

而从公元907年唐灭亡到公元960年北宋建立,54年间,中原相继出现了梁、唐、晋、汉、周五个朝代。在这五朝之外,还相继出现了前蜀等十个割据政权,这就是历史上的“五代十国”。五朝之中有三朝,即后唐、后晋、后汉的开国之君都是沙陀人,形成华夷混合政权。

不过,不管哪个民族,一旦进入中原,都逃不过被同化、汉化的命运。匈奴、羯、氐、羌等少数民族已不见于史册,柔然、吐谷浑、敕勒等也已与汉族逐渐融合。至隋朝统一黄河流域,从北方迁入中原的少数民族差不多都被汉族同化了,连鲜卑族也最终完成了汉化。河南浚县等地尚有匈奴赫连氏的后裔,但除了姓氏外,已没有匈奴族的任何特征了。唐朝时期,北方中原地区各民族已经融为一体,出现了新的汉民族共同体。以致后来,契丹人被元朝政府视同于汉人,而连“契丹”之名也逐渐消失。

由此可见,中原的经济文化对周边少数民族颇具吸引力,儒家的思想文化深深影响着他们。从黄帝开始的古代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互相汲取、互相结合,以及游牧文化和农耕文化融合的过程,中间经历了无数次的碰撞,也经历了无数的融合。

因此,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思想文化上,都可以说,中原和周边少数民族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体。长期以来形成的这种民族凝聚力,促使中原与周边各民族经过了战争—和平—战争,在战争中完成统一,这是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历史上那么多的少数民族入侵中原,为什么中华文明屹立不倒?

从中国的地图上看,我们国家应该是相对封闭的:东边和南边是大海,西南是青藏高原,西北是茫茫戈壁沙漠,只有北边与游牧民族直接相接。在北部这个广阔无垠的亚欧大草原上,游荡着许多游牧民族,他们像潮水一般来回涌动,周期性地或向东方或向西方,每每掀起滔天巨浪,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改变着世界

北方游牧民族的游荡,可以归纳为一种“势能定律”:它们总是从势能高的地方涌向势能低的地方。每当中原王朝强盛的时候,东方处于高势能态,他们就被迫游向西方;而每当中原王朝处于衰落的状态,东方为低势能态,他们又从西方游向东方。就这样,中国在历史上强弱的周期性变化,导致游牧民族来亚欧平原上东西向来回迁移。有时候,这种迁移影响巨大,甚至改变了世界。因此也可以说,中国通过北方的游牧民族改变了世界,而且不止一次地改变了世界。

匈奴是在秦汉时期中国北方威胁最大的游牧民族,而且早期一直对中原处于强势地位。随着汉武帝时期对匈奴“孜孜不倦”的强有力打击,匈奴元气大伤,并且发生了分裂。到了东汉初年,南匈奴归顺汉朝,北匈奴则坚持与汉为敌,经常发动对南匈奴和汉人的掠夺。东汉明帝、和帝时期,汉军数次攻打北匈奴,北匈奴不敌,只好向西逃窜。160年左右,北匈奴的一部分来到了锡尔河流域,经过休整后强大起来。374年,匈奴人向东哥特人发动进攻,导致东哥特王自杀,一部分东哥特人只好逃到了西哥特人那里。匈奴人太强悍了,穷追不舍,西哥特人又惨败,只得再向西逃窜至多瑙河流域。匈奴人几乎把所有的日耳曼部落都驱动起来,向赶羊群一样向西驱赶他们。最后赶到了罗马帝国,导致罗马帝国根基动摇,分裂为东西两个帝国。尤其是阿提拉时期的匈奴帝国,它使日耳曼人丧胆,匈奴铁骑被罗马人和日耳曼人称为“上帝之鞭”。而这个“上帝之鞭”要是深究起来,似乎还要从大汉帝国那里寻找原因—被大汉驱赶向西的匈奴竟然在欧洲大发神威,不禁令我们后人哑然失笑。而今,欧洲还残存着匈奴人的影响,有人怀疑匈牙利和奥地利人都有匈奴人的血统。大家知道,欧洲人一般都是名在前,姓在后;匈牙利人的姓名排列与我国人名相似,姓在前名在后,这可能就是匈牙利人具有来自东方的匈奴人血统的一个佐证吧。

而元朝时期,蒙古人的西征则是欧洲的又一次“上帝之鞭”。1219年开始的成吉思汗征讨花剌子模是蒙古的第一次西征,在这场西征中,大将哲别“顺便”在乌克兰打败俄罗斯联军。后来拔都、蒙哥攻破波兰、匈牙利,直逼维也纳城下。再后来旭烈兀继征服波斯后,攻克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都城巴格达,以及叙利亚都城大马士革。蒙古帝国版图囊括了里海,外高加索和俄罗斯、东欧诸国。蒙古在东欧和中亚建立了三个大汗国(窝阔台汗国,察合台汗国,钦察汗国);而在我国境内设立了中央政府,由成吉思汗四子拖雷及其后代掌握。虽然蒙古人的西迁具有巨大破坏性的一面,但无意中也开启了中西直接交流的历史。自此以后,中国的火药、印刷术、纸币还有炼铁高炉及冶金技术陆续传入西方。这种东西方的交流促使中世纪的欧洲社会在政治、宗教、经济、军事、科技以及人文思想等重要领域均产生历史性的重大变革,这种影响之深广,如何评价都不过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