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太昊陵岳忠武祠《前·后出师表》与袁氏家族的渊源

2021-07-23 13:43:05 阅读:0

文:倪莉

题记:谨以此文铭记九一八,致敬一代代前仆后继的英烈们!如今虽逢盛世,但强敌虎视眈眈,周边纷扰不断,世界并不太平。今天,我们用详尽的史料来考量和挖掘太昊岳飞祠前的武穆手书《前·后出师表》精神的当代价值,就是基于弘扬中华民族气节和不屈不挠的精神特质,也寄望感召一代又一代的后来者,用传统文化滋养民族精魂,铸就民族脊梁。正是我们民族特有的“忠烈”精神和一代代人传承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儒家思想,才是支撑中华民族数千年生生不息的精神密码,这亦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魂魄:爱国之心。铭记历史,追思先烈,致敬先贤!就是致敬永不屈服的民族气节,激励吾辈自强的报国斗志。笔者在行文中,由于时间仓促、识见不足,或多有笔力不逮,当在师友留言中集思广益,不断完善精进。您的宝贵提议和批评,将对本文大有助益。在此,笔者谨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被尊为三皇之首的“人文始祖”伏羲氏长眠之陵园——太昊陵,几千年来一直香火鼎盛,并留存诸多历代名家碑刻。它们主要分布于陵园区、碑林等处,是中华文明风雨沧桑的历史见证。这些布满斑驳岁月痕迹的碑刻铭文,各领风骚,相映生辉。或温润隽秀,或磅礴大气,或酣畅淋漓,或苍劲挺拔,给太昊陵景区增添了浓浓的文脉气息和墨香雅韵,更奠定了“天下第一陵”的崇高地位。

近日,太昊陵文保中心的雷铁梁在其朋友圈发布了太昊陵岳忠武祠(岳飞观)西墙所镶一代爱国名将岳飞手书《前·后出师表》碑刻,是由袁保恒(袁甲三之子,袁世凯叔父)所制,并遍寻资料,考究出其背后的故事及具体年代一事,引起了众人的关注,更勾起了一段袁氏家族与陈州府(今淮阳)渊源深厚、跌宕起伏的传奇往事。

太昊陵现存的岳飞手书真迹《前·后出师表》共有三十九块碑刻(算上两块朱元璋亲笔题写的:纯正不曲、书如其人),就镶嵌在陵内岳飞观西侧的墙壁上。说到这个颇有来历的碑刻,就不得不提袁氏家族的兴衰。晚清时期翰林院侍讲学士袁保恒是晚清漕运总督袁甲三的二公子,也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袁世凯的堂叔。他不仅担任过内阁学士、刑部左侍郎等职,还曾任左宗棠李鸿章的重要幕僚。作为外忧内患的晚清朝廷的得力干将,他长期跟随父亲袁甲三剿灭太平军捻军,并于光绪四年因河南特大旱灾,饿殍遍野,日夜为救灾操劳而染上霍乱,死于赴开封帮办赈务的任上。由于当时的陈州府是周口地区的文化政治的中心,老家项城的袁氏家族自袁甲三起,这一支族人就长期居住在陈州府,至今淮阳区老城区依然存在的“袁公馆(袁家花园)、袁甲三专祠、袁甲三陵墓(袁大坟)”等旧址。

这样一份珍贵的武侯墨宝碑刻,怎么出现在太昊陵?咱们先从岳飞手书《前·后出师表》的由来说起。作为一代名将、儒将的岳飞在什么情况下写下前、后《出师表》?《后出师表》的自跋中,岳飞写出缘由——南宋绍兴八年(公元1138年)八月前后,岳飞过南阳遇到下雨,夜宿武侯祠。听着不绝于耳的淅淅秋雨,他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武侯祠内的题词,面对此情此景,内心五味杂陈。他一再细读孔明前后出师二表,不禁潸然泣下,一夜无眠。次日晨,祠内的道士拿来文房四宝,请岳飞题字。岳飞提笔急书前后出师二表,边书边泣,感触良多,一气呵成,以抒发他心中的抑郁。孔明要兴复汉室,岳飞要恢复中原,都是外有强敌、内有掣肘,明知事不可为而为之,不禁产生共鸣,心有戚戚,泣然泪下。由于岳飞激昂悲慨的书写情绪,所以从前《出师表》开始,书法厚重端庄,粗犷大气,字体稍大,多用行楷。随着篇幅的推移,书法渐渐发生着变化,逐渐行草交错,满篇看来,刚劲和骨力逐渐成为主旋律。而后《出师表》的后半部分,书法全演变成了狂草。笔墨挥毫气贯首尾,字里行间让人不禁联想起岳飞驰聘沙场、报国无门的气魄雄姿和悲壮情怀。

历史的波澜顺流而下,悄无声息地诉说着岁月的过往。如今,我们走进太昊陵的岳忠武祠,仔细端详,深藏于纵横捭阖的字体之下的,应是岳飞那颗壮志未酬、抱恨而终的心。一代英豪如树叶般随风飘落,其遗风余烈,千百年后,依然尚存。这一卷“书成鬼神泣”的墨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是默默无闻的。据铜山杨氏之后杨启栋先生家藏“贴园记”所载:“《岳书出师表》为杨氏贴园法贴之四。《岳书出师表》自绍兴八年之后,其墨迹流传有绪,见者不乏其人。至元代中期,乃在河南南阳武侯祠内箧笥秘藏200年,竟然不为人所知,元至元六年庚辰(1340年),元代著名画家黄公望往游嵩、华两岳,过南阳谒武侯祠,住数月乃去,其间黄公望与祠中道士慧真相善,得了其表,反复披览,爰笔题后:“鄂王既遭惨毒,遗墨流传者少,复推此二卷最。”至明朝建立,墨本归明太祖朱元璋所得。据后来的袁保恒考究:太祖朱元璋甚爱,藏于御内书画房中,洪武三年,并亲笔撰写赞其书曰:“纯正不曲,书如其人。”明惠帝建文三年(1401年)十月,有翰林侍讲学士方孝孺于卷尾书笔阵图,并跋曰:“此二卷者武侯之文,武穆之书,洵可谓古今双绝……以公天下,使百世臣子,诵其文,学其书。”明成祖永乐元年(1403年)八月,有户部尚书夏原告题跋:“武穆书法之妙,可以超越宋贤、媲美晋唐。”之后,又归山西恭王四孙朱奇源收藏,并于卷上钤有“晋府世孙图书”诸印。后来由晋府散出,于明神宗万历元年(1573年)始归铜山(距徐州30公里)杨氏(明、清两朝,数代为官)收得,并选石镌刻一本,陈列明季园(又名“贴园”)中。此石后经兵燹已不复存在。道光七年(1827年),杨中公又二次刻就。然是卷墨宝直至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仍珍藏于杨氏墨锦堂内。公元1852年因杨氏家道中落,运筹不足,曾将《岳书出师表》墨迹质于商人,由商人又转鬻亳州。

话说,杨氏后人因生活无着,不得已将这件武侯墨本抵押,因到期无力赎回,辗转流落至安徽亳州,由袁家旧仆知悉后收购。当时的袁保恒于西安正受命赴陕甘总督左宗棠部候委,由旧仆处得此墨宝,并呈于左宗棠和当时的大儒方玉润(时任陇西州同)等人鉴赏。左宗棠和方玉润等人也是观之欣喜不已,并题跋为证。所以岳飞自跋之后,又依次刻着左宗棠、袁保恒、方玉润、胡鸿宾四人的亲笔题跋。袁跋(1875年正月补跋文)与胡跋叙述此石刻来历甚详。袁保恒以一代名将自居,自然对武侯墨本手卷推崇备至。早在1870年,袁保恒召集陕西富平石刻名匠镌刻成碑,并将初刻碑刻运回河南老家陈州府,也就是今天的淮阳。该碑共39块,一直被袁氏家族珍藏,解放后收入太昊陵库房,于1994年重建岳忠武祠(岳飞观)西墙时被镶嵌到墙体上。

据传,岳飞手书的《前·后出师表》墨本现收藏于哈佛大学图书馆,消息未知真伪。至于坊间盛传光绪4年拓于陕西岐山五丈原诸葛武侯祠,为现今可见各版本中拓印最早、也最为重要的拓本,却是有待商榷。(1870年)袁保恒已将在西安将所得墨本刻之于石,并运回老家妥善收藏(现存于太昊陵岳飞观)。直到光绪四年(1878年)歧山县令胡鸿宾重修五丈原诸葛武侯祠时,才取袁刻拓本重刻上石,嵌于献殿内壁上。袁氏初刻之石,则早被运回项城。国内留存岳飞手书《前后出师表》的地方大概有十三处之多,雷铁梁详细考证后认为,太昊陵现存碑刻应为袁保恒得岳飞墨本手卷后的首刻,按时间顺序稍晚于江苏徐州碑。陕西岐山五丈原诸葛亮庙、南阳武侯祠、云阳张飞庙,汤阴岳飞庙等,均传于此贴或晚于此碑。此事《续修陕西省通志》的作者亦有文字记载:“岳鄂王此书,袁文诚(袁保恒)于西安摩勒后,一时风行海内。士大夫仰王若天人,故爱王之字如异宝,皆欲家置一册为快,而不可多得。胡鸿宾刻于岐山,段仲嘉刻于长安,而大荔李寅堂且特采贞石,以千金聘良工,觅原钩本镌于同州,………既而袁氏之石辇归项城,而陕西犹存三石。”

对于国内各地现存岳飞手书《前·后出师表》的多处碑刻来历,雷铁梁认真查阅相关资料后得出结论:“至今各地百年以上的目前所知13处。其中江苏徐州博物馆1827年由杨氏处得;河南四处,太昊陵1875年刻;南阳卧龙岗1876年刻(由从徐州得本);汤阴岳飞庙1880年刻,项城博物馆1919年刻制;陕西四处的西安(段仲嘉)岐山五丈塬(胡鸿宾)大荔(李寅堂)及三原城隍庙正谊书院(贺瑞麟1886年刻)均来自袁保恒处;四川三处,成都武侯祠、灌县青城山天师洞、云阳张飞庙(1903年),山东博物馆的济南遐园碑(1920年自杨氏处得),除杭州岳飞庙的重要意义广为人知外,近几十年来各地刻制的碑刻当更多。”也就是说现今留存的岳飞手书《前·后出师表》很大一部分均源于袁保恒发现的墨本,太昊陵岳忠武祠前的这三十九块应为袁得到墨本后的首刻。值得一提的是,民国初,项城人田作霖出任南阳镇守使,欲在故里王明口乡田老家村建岳飞庙。于是他从袁世凯家借得墨本,于南阳选石择匠镌刻24块碑刻后,1919年利用牛车将整套石刻运至家中,后因宅基未确定,且建岳飞庙未果,遂嵌于田氏宗祠壁间,现存于项城市博物馆。

项城博物馆存碑处

田作霖在该碑刻后跋中写道:“此帧为袁文诚公督饷关中所得。幕僚武进管晏双钩副本,命工刊石廿四方树之吾郡袁端敏公祠壁。霖幼年赴试郡中,尝搨印成册,欲观墨迹,恨未得也。清宣统间因公道出汤阴谒岳王庙,庙中亦有石刻,其神气较袁祠微有不逮;民国元年,镇守南阳,见诸葛武侯祠石刻亦然;盖皆由袁祠搨印重刊者。八年因于文诚公家借得墨本,与搨本印证即仿其意,亦钩勒上石,嵌之宗祠壁间,俾资观览。至王之书法,海内名公自能辨之,无待霖之赘述也。”田作霖认为无论是汤阴岳王庙还是南阳诸葛武侯祠里的《前·后出师表》碑刻,比袁保恒的首刻都稍有逊色,为了更好地让后人瞻仰真迹,他借来了袁家的墨本,斥资镌刻成碑。严格意义上,按墨本镌刻,比搨印再刻艺术价值高得多,这也是淮阳和项城市博物馆留存的碑刻铭文都是袁家收藏的墨本初刻,是一脉所出,一脉相承的缘故。

字以镌而存,文以碑而载,碑以文而贵,镌以书而珍。这些刻在石头上的永久风景将中华几千年的文明史刻进了人们心里,进而使淮阳这座文化历史古城在中华史上留下了光辉鲜亮的一笔。有业内专家认为,岳飞手书的《前后出师表》碑,可称得上是“三绝”。所谓“三绝”指的是:一为文章绝,出师表为千载名篇;二为书法绝,岳飞的书法可谓苍劲峭拔,龙飞蛇腾,尤见忠武之气流于笔端;三为刻工绝,宛如手书。三者结合,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此碑之于淮阳,更有历史意义,它那颇具传奇色彩的时代背景,见证了晚清、民国时期跌宕起伏的中国历史风云和袁氏家族的传奇往事。

时间不曾停留,历史仍在继续。当今中国,虽是太平盛世,却仍是金瓯有缺,吾辈亦当谨记而奋起。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内留存的十几处《前·后出师表》碑刻,是千余年来中国历史的缩影,折射出中华文明崎岖峥嵘的进程。今天的我们,静立在太昊陵岳飞观前,冷眼秦桧等五人的生铁跪像遭千万人唾骂;细观笔走龙蛇,倒海翻江,黑底白字在青砖灰瓦的西墙上如长夜闪电,默读着“临表涕零,不知所云”,读着“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看那墨痕如涕如泪,笔锋如枪如戟,我们仿佛听到了这两位中华传统文化滋养出来的忠臣良将遥隔九百年的灵魂共鸣。这时,犹带燥热的秋风,徒劳地想吹走什么,却无力地戛然而止。在中华六千年的文明史上,只有被历史认可,被百姓认可,才会擢拔为神,享四时之祀,得到永恒。仰视岳飞观前悬挂的“浩气长存”和“心昭天日”的两块匾额,那无数前仆后继的英魂尚未走远,金戈铁马、热血澎湃的呼喊仿佛萦绕耳边,这声响在世间回荡了千百年后仍未消失,依然直击人心。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图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