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现今多数人对“兴庆宫”一无所知,千年前的它承载了太多悲欢离合

2021-07-24 18:13:17 阅读:0
先皇歌舞地,今日未游巡。幽咽龙池水,凄凉御榻尘。随风秋树叶,对月老宫人。万事如桑海,悲来欲恸神。

——唐·戎昱《秋望兴庆宫》

兴庆宫,并非单一的宫殿,而是唐代长安三大宫殿群中被称作“南内”的宫殿群。自春明门走进长安外郭,便抵达了兴庆宫。李隆基未登基前,他的藩王府便位于兴庆宫原址。唐玄宗登基以后,斥巨资翻修扩建自己住过的藩王府,打造了一座规模堪比其它两大宫殿群的豪华内宫。

“半生清明半生昏”的李隆基,在兴庆宫中度过了他的政治生涯。开元之初,大唐沿袭了武周之治,依旧保有万国来朝、四海升平的盛世之景。登基之初的唐玄宗励精图治,在兴庆宫开始了他英明神武的帝王统治。许多盛唐题材的影视作品,如《长安十二时辰》等,都刻画了兴庆宫的繁荣盛景。

在唐开元、天宝年间,兴庆宫是大唐政治的中枢所在。我们熟悉的李隆基与杨玉环之间的风闻亦是,大多发生在这座宫殿群中。兴庆殿、南熏殿、大同殿、勤政务本楼构成了兴庆宫的主体部分,除此之外还有沉香亭、花萼相辉楼等小型建筑。

不过,在天宝十五年安史之乱爆发后,由于唐玄宗出逃,所以,兴庆宫逐渐失去了政治中枢的地位。当李隆基返京之后,已被太子尊为太上皇的他无法插手政务,兴庆宫亦成为他的养老闲居之地。随着唐末之乱的到来,长安城被兵乱摧毁殆尽,兴庆宫随之废弛,沦为废墟被风沙掩埋。

天宝初年,是李隆基一生中最春风得意的一年。这时的他尚处于人生的巅峰期,国家亦在盛世君臣的治理下井井有条。李隆基最喜欢带着他宠爱的杨玉环,来到坐落于兴庆宫一隅的沉香亭游湖赏景。明君美人,人间胜景,所欠缺的便只是能记录这一刻的载体了。

在那个没有相机的年代,李白这样的御用文人起到了记录历史的作用。像平时一样,李隆基和美人见到李白时,他仍是那副醉醺醺的模样。宦官跑到西市的酒肆中,好说歹说将这位放荡不羁的才子请来兴庆宫。唐玄宗命人为李太白准备座椅和美酒,让他来记录此时此刻的欢愉。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必是瑶台月下逢。

大文豪的一首《清平调》既出,语惊四座。在文字中,我们看不到一丝半点分事雕琢的迹象,完全是随性而发,自然又不做作。李白不愧为诗仙,即便像贾岛李贺一样的天才诗人,也无法写出这种浑然天成的诗句。李隆基当即赏赐李白千金,对他的才华大加赞赏。

可惜的是,得到皇帝的赏识,并不意味着李白能在仕途上有所进取。在李隆基心目中,李白不是个做官的材料,只是个御用的诗人罢了。千百年后,乾隆对身边的纪晓岚产生了同样的感觉,对于统治者来说这种文人不过是与戏子等同的小丑,绝无可能在官场上有所建树。

李太白使出了浑身解数,仍无法在兴庆宫中发挥他的毕生所学,所以他选择离开这处繁华之地,从山野间寻找人生价值。李太白走了,可兴庆宫中的风流韵事并未因此而止。大同殿上,吴道子留下了名动千古的《嘉陵江山水图》,成为兴庆宫中的下一个传奇

李隆基听闻蜀地胜景乃人间仙境,便想将西南风光复刻到兴庆宫中。于是,一代名家吴道子公费出游,来到蜀地饱览风光,收集写生的素材。在领略到嘉陵的绝代风华后,吴道子重返长安。谁知当李隆基兴高采烈地要求吴道子拿出草稿时,这位大画家却说自己并无手稿。唐玄宗大为光火,吴道子则表示嘉陵风光已被他收藏于心。李隆基阴沉着脸,让吴道子将胸中的山水诉诸纸笔。

于是,大同殿上,翰林学士们看着在案牍上挥毫的吴道子,不由得为他捏了把汗。吴道子随意地在画纸上勾勒着,只一会嘉陵的山水便跃然纸上,浑然天成。三百里嘉陵风光,在吴道子笔下被展现的淋漓尽致。李隆基看完画后,沉默了许久,随即连呼三个“好”字。唐玄宗命人将吴道子的山水图影印在墙壁上,成了兴庆宫最独特的景致。

花萼楼前雨露新,长安城里太平人。龙衔火树千灯艳,鸡踏莲花万岁春。

花萼相辉楼,无疑是兴庆宫中发生过最多故事的所在。李隆基是个重视亲情的人,是以取“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中的典故,为自己的兄弟打造了花萼相辉楼。张说的一首《踏歌行》,描绘了花萼相辉楼的景致。遗憾的是,唐末动乱期间,这座充满故事的名楼被战火摧毁,不复存在。至于如今游客在兴庆宫公园所见到的花萼相辉楼,虽构造神似,却早已物非人非。

传说,在杨玉环之前,李隆基最宠爱的妃子是梅妃。当时的唐玄宗,经常邀请诸王汇聚花萼相辉楼,邀美人与一众兄弟吟诗作对、弹琴奏乐。梅妃最擅长笛,而宁王的羯鼓与岐王的琵琶亦称当世一绝。倘若开元年间存在“乐队”这一概念,那么,这群由皇妃和诸王组成的乐队,绝对是有史以来最豪华的皇家乐队。

据说,某次饮宴期间,喝得酩酊大醉的薛王见场中翩翩起舞的嫂子美若天仙,故意将酒杯打翻在地,偷偷地摸了摸梅妃的美足。梅妃面含怒色,对李隆基称身体不适,借故返回梅阁。翌日薛王酒醒后后悔不已,来到兴庆宫负荆请罪,希望皇兄宽恕自己的无礼之举。李隆基十分大度地赦免了薛王,并夸奖梅妃明事理重亲情,一时传为佳话。

到了天宝年间,李隆基有时也会邀诸王汇聚花萼相辉楼。不过当时的李隆基已被杨玉环魅惑得五迷三道,所以本该欢乐的饮宴此时已变了味道。

且看李商隐的一首诗:

龙池赐酒敝云屏,羯鼓声高众乐停。夜半宴归宫漏水,薛王浓醉寿王醒。

这首诗里,提到了一桩关于贵妃身世的秘辛。

欢宴之后,为何薛王喝得酩酊大醉,寿王却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呢?原来这寿王正是李隆基之子,也就是杨贵妃的第一任丈夫。想到自己的王妃如今已变成父皇的禁脔,寿王该如何释怀?

英明神武的李隆基,做出乱伦这等狂悖之举,开始了他昏庸的后半生。有美人相伴的李隆基,“从此君王不早朝”,在勤政务本楼中办公的次数变得屈指可数。他最后一次以皇帝的身份在勤政务本楼上发号施令时,安禄山的军队已经踏过潼关。此时的大唐江山,已有半境被乱军侵占。

长安城被叛军攻陷后,兴庆宫一度破败。当年为李隆基歌舞的乐工们,被安禄山押赴洛阳,逼迫他们载歌载舞。乐工们有感于江山王朝不再,纷纷流着泪拿起手中的乐器。一个名叫雷海青的乐工不愿为反贼奏乐,带头将手里的乐器摔了个粉碎,朝着长安城的方向掩面而泣。

在雷海青的感染下,乐工们纷纷效仿此举。安禄山见这些乐工不肯就范,火冒三丈,当即命人将那些不肯配合的乐工连同舞马肢解……安史之乱被平定后,李隆基重返长安城。不过此时的他,已不再是江山社稷的一把手,而是被儿子架空的太上皇。

他依旧住在兴庆宫,不过昔日的沉香亭已无美人歌舞,勤政务本楼的案牍上再无公文。遥想当年,李隆基仗剑闯入大明宫,以政变改写大唐历史,可时至今日,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三郎已一去不复返了。老态龙钟的李隆基,一个人看着兴庆宫中凋零的秋叶,他只能在回忆之梦里寻觅到充实和满足,梦醒时分等待着他的便只有空虚和寂寥。

多年以后,南唐李煜对李隆基的处境感同身受,他的“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简直是此时李隆基内心最真实的写照。继唐玄宗之后,兴庆宫便失去了政治核心的功能,成为太上皇、太后们养老的场所。元和元年,太上皇唐顺宗于兴庆宫中驾崩。大中二年,宪宗与太后于兴庆宫中暴毙。继天宝以后,兴庆宫里传出的故事,无不是寂寥的悲剧。

随着大唐成为历史,兴庆宫亦被废弛。后世的韩建在翻修长安城时,已将兴庆宫原址划出工程图外。那些繁华宫阙就像是未曾存在过一样,被世人淡忘。唯一留下的,便只有一条流淌着唐朝之水的龙池,后人看着这条载满历史的人工河时,不免有感而发:“兴庆池广袤五、七余里,荷菱藻芡弥望,岸边古垂杨甚多。”

历史是残酷的,不论往昔多么繁华壮丽的景观,千百年后仅剩一些裸露在荒野上的石础罢了。兴庆宫所见证的荣辱兴衰,已成了史书中的过去式。

1958年,在对兴庆宫遗址经过考古研究后,在其遗址上建起兴庆宫遗址公园。

参考资料:

【《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图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