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秦乃颛顼后裔,为白帝,主西方之祀

2021-07-24 21:14:14 阅读:0

秦乃颛顼后裔,为白帝,主西方之祀

平王东迁,车驾到了洛阳,只见市井稠密,宫阙壮丽,与镐京无异,心中大喜。京都既定,四方诸侯,莫不进表称贺,贡献方物。惟有荆国不到,平王商议征讨之计,群臣道:“蛮荆久在化外,宣王始讨而服之。每年止贡菁茅一车,以供祭祀束酒之用,不贡他物,所以示笼络宽容之意。如今迁都方定,人心未稳,倘若王师远征,未卜顺逆。且宜包容,使其怀德感恩而来。如若始终不服从,等待君王兵力充足后,讨之未晚。”自此,南征之议遂息。

秦襄公告辞回国。周平王说:“今岐丰之地,一半以上被犬戎侵据。卿若能驱逐犬戎,此地尽以赐卿,永作周之西部藩屏,怎样?”秦襄公拜伏受命而归。

随即整顿兵马,作灭戎之计。不到三年,杀得犬戎七零八落,其大将孛丁、满也速等,俱死于战阵。戎主远遁西荒。岐丰一片,尽为秦有,辟地千里,遂成大国。

其实,秦乃帝颛顼后裔。后人名皋陶,自唐尧时为士师官。皋陶子伯翳,辅佐大禹治水,裂山焚泽,驱逐猛兽,以功赐姓曰嬴,为舜负责畜牧之事。伯翳生有二子:若木,大廉。若木封国于徐,夏商以来,世为诸侯。

纣王时,大廉之后,名叫蜚廉,善走,日行五百里;其子恶来有绝力,能手裂虎豹之皮。父子俱以材勇,为纣幸臣,相助为虐。武王克商,诛蜚廉并及恶来。

蜚廉少子叫季胜,其曾孙名造父,因善驾马车得幸于周穆王,封于赵,为晋赵氏之祖。其后有称非子的,居犬邱,善于养马,周孝王用之,特命养马于汧、渭二水之间,马匹强壮,繁育旺盛。

周孝王大喜,以秦地封非子为附庸之君,使续嬴祀,号为嬴秦。传六世至秦襄公,以勤王功封秦伯,又得岐、丰之地,势益强大,定都于雍,始与诸侯通聘。秦襄公薨,子秦文公立。此时为周平王十五年(公元前756年)。

一日,秦文公梦郦邑之野,有黄蛇自天而降,止于山阪。黄蛇头如车轮,身下属地,其尾连天。俄顷化为小儿,对文公说:“我上帝之子,帝命汝为白帝,以主西方之祀(刘邦斩白蛇出于此)。”

说完便不见了。第二天,文公召太史敦占卜。太史敦上奏:“白者,西方之色。君王占有西方,乃上帝所命,祠之必当获福。”

于是,秦文公在鄜邑筑高台,立白帝庙,号称:鄜畤,用白牛祭之。又有陈仓人猎得一兽,似猪而多刺,击之不死,不知其名,欲牵以献文公。路间,遇二童子,指曰:“此兽名曰‘猬’,常伏地中,啖死人脑,若捶其首即死。”

猬也作人言:“这二童子乃雉精,名曰‘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

二童子被说破,即化为野鸡飞去。雌雉,落于陈仓山之北阪,化为石鸡。再看猬,也不见了。猎人惊异,奔告文公。秦文公再立陈宝祠于陈仓山。又有事发生在终南山,有大梓树,文公想伐为殿材,锯之不断,砍之不入;忽然,狂风大雨,待风停雨止后,有一人夜宿山下,闻众鬼向树贺喜,树神亦应之。一鬼曰:“秦若使人披其发,以朱丝绕树,将奈之何?”树神默然。

第二天,此人以鬼语告诉秦文公。文公依其说,再派人去砍伐,树随锯而断。有青牛从树中走出,径投雍水。其后,近水居民,时见青牛出水中。秦文公听说后,派骑士守候而击之,牛力大,角触骑士倒地。骑士头发散乱,盖在脸上,牛害怕了,更不敢出。秦文公乃制髦头于军中,复立怒特祠,以祭大梓之神。

鲁惠公听说秦国僭祀上帝,也派遣太宰让到周,请平王同意鲁用郊禘之礼。平王不许。鲁惠公说:“吾祖周公,有大勋劳于王室。礼乐吾祖之所制作,子孙用之何妨?况天子不能禁秦,安能禁鲁?”

于是,僭用郊禘,比于王室。平王知道了,不敢问。自此,王室日益卑弱,诸侯各自擅权,互相侵伐,天下纷纷多事。

(本篇完)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图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