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李白又仙又狂?杜甫一句诗点破:都是装的

2021-08-21 13:01:23 阅读:0

都说杜甫李白的第一迷弟哈,一生给李白写过许多诗(也不见李白回过,玩笑),也许正是因为爱之深,所以杜甫对李白的了解,往往是超越旁人的,他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李白的现象(表象)是什么呢?是狂放!所有人都知道,狂放是李白性格中最突出的部分,如果没有这份狂放,他写不出那些飘逸着仙气的诗,他就不可能成为诗仙

李白的本质又是什么呢?是佯狂!佯就是假的、装的,在杜甫看来,李白的一切看似狂放的行为,都是假装出来的。他写给李白的诗可以证明。

不见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匡山读书处,头白好归来。

杜甫说,我不仅看到了李白装出来的狂,我还看见了他的悲哀。为什么呢,因为“世人皆欲杀”,一来因为李白狂放的性格,确实得罪了不少人;二来安史之乱后,李白站错了队(就永王那点事儿,这里不展开说了),被流放夜郎。

所以“世人皆欲杀”,而“吾意独怜才”,只有我为他感到惋惜。

以此反推,咱们再看李白的诗,他为什么要说“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上李邕》),因为他想“上李邕”,结果被拒绝了嘛……

哦不是,他想通过干谒李邕走上仕途,结果被无视了嘛。捎带一嘴:干谒权贵走上仕途,是唐朝人的一条明规则,可不是现在所谓的走后门。

他又为什么要“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南陵别儿童入京》),因为一次次被李邕大人们无视,看不到出头之日,连乡野愚妇都开始轻视他了,“会稽愚妇轻买臣”,现在终于等来了皇帝诏书,咸鱼就要翻身了,按李白的性格,那还不得嘚瑟嘚瑟啊?

除了这种跟仕途相关的狂放,李白还写过许多求仙问道的诗,他好像这辈子不是在求仕、就是在求仙,毕竟你想想,求仕路上一直不顺利,被皇帝诏进宫后也只是个翰林供奉,不满三年就被炒了,这家伙不找点求仙问道的寄托,日子怎么过呢?

李白的游仙诗是一绝,可是他真像其他诗中写的那样,认为神仙一定存在吗?

也不见得,有一首《梦游天姥吟留别》,开头只一句“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便几乎否定了仙岛的存在,但又实在不死心,咋办呢?那就在梦里“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但从梦中醒来后,他想到的是什么,“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你看,无论在梦里他离神仙有多近,醒来之后想到的还是仕途,而且这很矛盾,想开心就得当官,这样才能施展经世才华,可是,想当官就得摧眉折腰,又可是,如果摧眉折腰,就不会开心。

诸如此类的诗李白写过很多,可以看出李白所有的狂放,也许都是不得志的伪装,也许狂放是李白的本心,但是因不得志而狂放,都是一种“佯狂”,是假的、装出来的、故作坚强的自我安慰,那些所谓的仙人、美酒、甚至女人,可能只是他浪漫主义的外衣。

不得不说啊,杜甫这个小老弟,一句“佯狂真可哀”真是绝了,在那个对李白“世人皆欲杀”的时代,只有杜甫能懂李白。

所以你们炒什么李白孟浩然元稹白居易的CP啊,李白和杜甫,才是坠理想坠浪漫的CP嘛,我恒爱之!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图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