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李白病卧扬州,孟浩然照料康复,1首赠诗成千古绝唱

2021-09-06 15:30:02 阅读:0

人心情不好,通常会放纵一下自己。年轻的李白好像也未能免俗。他在金陵、扬州等地自荐求仕处处碰壁后,曾到姑苏、杭州等地游玩散心,之后再返回扬州住了一段时间。这期间,他击筑饮酒,弹剑放歌,“兰蕙相随喧妓女”,“笑入胡姬酒肆中”,生活有点放浪形骸。

不过,他重情义、轻钱财,虽心情不佳,却常救助友人,栽培后辈,甚至不惜倾尽所有。他在《赠友人三首》中说:“廉夫唯重义,骏马不劳鞭。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而他在《少年行》一诗中则坦言:“赤心用尽为知己,黄金不惜栽桃李。”他后来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也提及了这段挥金如土的岁月:“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

“一年散金三十万”是什么概念?他的钱从哪里来?我们不得而知,只知他在扬州放纵一下、任性花钱后,从此变得穷困潦倒了,而且还大病了一场。

人在病中,总会变得比较脆弱,最常见的表现,就是想念亲友,思念家乡。

当他在扬州治所江都县病卧床上时,他曾给昔日亦师亦友的知己赵蕤寄了一首《淮南卧病书怀寄蜀中赵征君蕤》。他在开篇写道——

吴会一浮云,飘如远行客。

功业莫从就,岁光屡奔迫。

良图俄弃捐,衰疾乃绵剧。

古琴藏虚匣,长剑挂空壁。

从诗中所流露的情绪看,他求仕以图报国的雄心壮志好像也受到疾病影响,变得有点心灰意懒了。

李白远离故土,身卧病榻,意气消沉,却反更思乡情浓。那首脍炙人口的《静夜思》,就是在他疾病缠身、穷困潦倒的凄凉境况中写成——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继而他又写了一首《秋夕旅怀》——

凉风度秋海,吹我乡思飞。

连山去无际,流水何时归。

目极浮云色,心断明月晖。

芳草歇柔艳,白露催寒衣。

梦长银汉落,觉罢天星稀。

含悲想旧国,泣下谁能挥。

病体虚弱,生活窘迫,举目无亲,报国无门,可以想象,李白病倒后的生活应是有点凄惨的。好在当他病卧扬州时,他所崇敬的挚友孟浩然刚好到此游历,见他病重,就留在他身边照料,直至他病体康复。病重之时,有挚友相伴,对当时的李白而言,应也是一种难得的安慰吧。

说起李白与孟浩然的相交,在文坛应算是一桩美谈:相识,写赠诗;相别,写赠诗;临终前的最后诀别,也写赠诗。赠诗成了他们深厚友谊的见证,而其中一首赠诗,更是成为千古绝唱。

他们第一次相识,应是李白因求仕碰壁到江苏游玩散心之时。孟浩然虽比李白大十二岁,但因志趣相投,很快成了忘年交。当他们同游了溧阳后,李白写了一首《游溧阳北湖亭瓦屋山怀古赠孟浩然》,作为他们初次相交之谊的见证。李白在诗中写道:“壮夫或未达,十步九太行。与君拂衣去,万里同翱翔。”

李白给孟浩然写的第二首赠诗,是《淮南对雪赠孟浩然》。这应是李白病卧扬州,孟浩然来陪伴照料之时所写。他们有着相同的抱负,又都有既想隐居出世、又想入世求仕的矛盾性格。正如孟浩然所说:“冲天羡鸿鹄,争食羞鸡鹜。”他们想入世做官,施展心中抱负,却又不愿趋炎附势,苟取富贵,像鸡鸭争食那样与人相争。这种鄙视权贵,卓然傲世的独特性格,注定要在仕途上经历挫折。怀才不遇,抱负难施,李白在赠诗中悲叹:“寄君郢中歌,曲罢心断绝。”诗中所流露的,其实颇有同病相怜之意。

李白赠孟浩然的第三首诗,是在黄鹤楼送别孟浩然时所写。写这首诗时,他们已是相交多年,相知,相惜,因而相别时也是情深意切,难舍难分。这首诗,叫《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这是他们深厚友情的见证,成了千古绝唱——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李白给孟浩然的最后一首赠诗,是在孟浩然五十二岁时所作。那年他到襄阳与孟浩然相会,此时的孟浩然,因历经若干挫折,已无入仕之念。李白与他告别时,写了一首表达自己崇敬之情的《赠孟浩然》诗,然后就北上到东鲁定居了。李白万没想到,这年下半年,孟浩然去世了,这一去,竟成了永别,而这首赠诗,也成了他与孟浩然的诀别之诗——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李白求仕无门,看美人散心,览古迹抒怀

李白远游遭不幸:挚友突亡故,望山水忘情

李白壮游比杜甫早4年,2次自荐求仕受挫,10年修学图报国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图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