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差点害死范睢的须贾,后来去秦国求和,范睢因为一件衣服放过了他

2021-09-22 12:18:47 阅读:0

范雎,字叔,战国魏国人,颇有安邦定国的才能,可是由于出身贫寒,当初没有机会直接效力于魏王,故而先投奔魏国中大夫须贾,在他门下当门客。

乐毅联合五国共同讨伐齐国时,魏国也曾出兵帮助燕国。后来,田单打败燕和其他五国的军队,恢复了齐国,齐襄王法章即了王位。魏昭王怕齐国来报仇,因此,跟相国魏齐商量后,就派中大夫须贾到魏国去修好,须贾便带着范雎一同前去。

齐襄王见了须贾,想起了魏助燕伐齐的仇恨,不禁怒火中烧,声色俱厉地责问须贾说:“过去,我们齐国曾和魏国一起出兵伐宋,两国声气相投,非常要好。可是,后来燕国攻打齐国魏国却又参加了。我想起先王的大仇,切齿痛心,现在你们却又虚情假意地来欺骗我,你们魏国反复无常,怎么能叫我相信你们呢?”才能平庸的须贾听了齐襄王这番话,窘迫万分,张口结舌,无以答对。

范雎在一旁看到这副情景,急忙代须贾回答说:“大王的话错了!过去我们魏国跟从齐湣王伐宋,是因为齐国是霸主,魏国是奉命行事。本来齐国说好破宋后,分给魏国三分之一宋国的土地,可是齐国违背了盟约,不仅把宋国的土地自己统统独占了去,而且对魏国还反加侵虐,可见不是魏国失信于齐国,而是齐国失信于魏国l!诸侯各国畏惧齐国的骄横暴虐,贪得无厌,于是就跟着燕国来讨伐齐国。济西之战,是燕、韩、赵、魏、秦五国同仇,岂只仅仅是魏国自己?我们魏国没有跟着燕国攻占齐国都城临淄,这就是我们有礼于齐国了。如今大王即位,英武盖世,我们国君以为大王一定能继承齐桓公齐威王的事业,纠正齐湣王的过错,感到非常高兴,因而派使臣前来祝贺修好。谁知大王只知道责备别国,根本就不想想齐国自己的错处,难道又要重蹈齐沿王的覆辙吗?”

范雎这一席话义正辞严,理直气壮,齐襄王被驳得理屈辞穷,不禁肃然起敬,深表歉意地说:“是我的不对!”接着,又指着范雎问须贾:“这一位是什么人?”须贾回答说:“我的门客,名叫范雎。”齐襄王非常器重范雎的才能,爱慕之心油然而生。于是,等须贾他们回公馆后,齐襄王就接连两次派人暗暗地去见范雎,说:“我们大王十分钦佩先生,想留先生在齐国做客卿,万望先生不要推辞。”还送给他黄金十斤,数斤牛肉和几坛好酒。范雎辞谢说:“我与魏国使者一同出国,如果不跟他一同回去,那就是不信无义,今后还怎么做人?”说什么也不肯收受齐襄王的礼物,可是来人一再苦苦哀求,范雎没法,只得把牛肉和酒留下,把十斤黄金坚决退了回去。

须贾对齐襄王接见时,范雎如此多智善辩,受到齐襄王的敬重,而自己却那样的笨嘴拙舌丢了丑,本来就感到心里很不舒坦,这时,一听到底下人报告说齐襄王派人给范雎送东西,而不给他送东西,心头嫉火中烧。在强烈的嫉妒心理的支配下,他把齐襄王因为敬重、爱慕范睢的才能送东西给他这件事,毫无根据地猜疑为范雎齐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武断地指责范雎说:“赏赐不给我这个魏国的使者,而独独给你这个使者的随从,你肯定与齐国私通!”

在回国以后,须贾立即向相国魏齐作了诬告。魏齐听了勃然大怒,认为范雎一定将魏国的机密大事告诉了齐襄王,就命人把范雎抓起来严刑拷打,要范雎招供。范雎说什么也不承认,结果,被打得遍体鳞伤,浑身血肉模糊,两颗门牙被打落,一根肋骨被打折,戳到了肉皮外面,血流满地,昏厥了过去。魏齐以为范雎死了,但觉得还不解恨,又叫底下人用苇席把范雎的尸体裹起来,扔在厕所里,叫宾客们往他身上撒尿。

傍晚时分,范雎苏醒过来,见只有一个小卒在旁边看守,就哀求他说:“我活不成了,你要是能让我死在家里,我把家里的几两黄金全都送给你。”那个小卒听了便胡编了一番话去请示魏齐说:“厕所里尸体腥臭难闻,该怎么办?”魏齐听了就说:“把他扔到城外荒地里喂野鸢去!”那个小卒等到半夜,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把范雎背回了范家。范雎知道魏齐如果不见了尸首还会再搜查,于是,就让家里人以假装举哀发丧为掩护,偷偷地把他送到好朋友郑安平家里藏了起来。养好伤后,范雎改名换姓为张禄,在郑安平和秦国出使魏国的使者王稽的帮助下,逃出魏国到了秦国秦昭王非常赏识他的才能,把他拜为相国,封为应侯。

范雎的辅佐下,秦国日益强盛,威震天下,秦昭王决定依照范雎提出的“远交近攻”的策略,攻打韩国魏国。魏相国魏齐听说秦国要攻打魏国,就对魏安厘王说:“现在秦强魏弱,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听说秦国宰相张禄是魏国人,我们要是先打通他,然后再请他帮忙去向秦王说情,一定可保万全。”魏安厘王听从了魏齐的主张,就派中大夫须贾上秦国去求和。

须贾到了秦都成阳,住在宾馆里,范雎知道后,就穿了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去拜见须贾。须贾见范雎没有死,竟然还活着,先是大吃了一惊,可是见范雎贫穷寒苦到如此地步,不禁又起了一点恻隐之心。他看范雎冻得直打哆嗦,就把自己的一件茧绸大袍子送给了范雎穿。

后来,须贾到秦国丞相府去拜见张禄,这才知道,原来丞相张禄就是当年的范雎,不禁大惊失色,急忙脱袍解带,免冠赤脚,用膝盖跪着走到范雎跟前,连连叩头向范雎请罪。范雎指着须贾,把他嫉贤妒能诬陷自己的罪恶狠狠地数落了一顿,然后说:“像你这样的人,今天本来该断头沥血,可是,念你送我这件茧绸大袍,总算还有一点点良心,故而饶你一死。”须贾再三叩头谢恩,匍匐着退了出来,吓得魂不附体,屁滚尿流地连夜逃回了魏国

须贾因为妒能,诬陷范雎,差点害死范雎。须贾到秦国,本来范雎打算杀了须贾,可须贾的一点恻隐之心用一件茧绸大袍救了自己一命。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图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