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李白《战城南》,“抄袭”老子一句话,说透了战争残酷的本质

2021-08-18 10:45:01

李白写过一首《战城南》,这首诗的最后两句他说“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这句诗几句照搬了老子《道德经》的原话:“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其实不光老子李白,古代许多兵书中对于“用兵”一事,都有类似的评价,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大家都认为“兵者是凶器”呢?

先说《战城南》,这本是汉代乐府曲调,铙歌十八曲之一,相当于就是民歌曲调,我们熟悉的“将进酒”、“有所思”、“上邪”都在十八曲之列,只是风格各有不同。

铙歌十八曲:朱 鹭、思悲翁、艾如张、上之回、翁 离、战城南、巫山高、上 陵、将进酒、君马黄、芳 树、有所思、雉子斑、圣人出、上 邪、临高台、远如期、石 留。

战城南属于是军乐辞曲,通常都是描写将士们英勇作战、马革裹尸,但是,即便他们为国尽忠、战死沙场,却还要遭受某些人的非议,以致于功高赏薄,甚至因功获罪,大致可以参考岳飞秦桧,或者为国争光的运动健儿和键盘侠,前者都是英雄,后者嘛……

李白这首《战城南》,怎么说呢,托诗仙之福,是这个曲调下最有名的作品,但实话实说,并不是一首能代表诗仙平均水平的诗。

去年战桑干源,今年战葱河道。洗兵条支海上波,放马天山雪中草。万里长征战,三军尽衰老。

这一段写唐朝边塞的将士,他们离家万里,永远过着战斗生活,从年轻小伙子到白发老头子,也许永远没有机会回家。

隐隐可以感觉到,诗人对边塞将士的同情,似乎还有点对统治者穷兵黩武的讽刺。

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秦家筑城避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然。

这是第二段,说完唐军匈奴,这些“蛮族”不事农业生产,没有吃的就杀牛宰羊,牛羊没了就去烧杀抢虐,以代替农耕。匈奴人有田地吗?当然有,只不过都是白骨田。所以自秦汉起,就在边境修筑起了长城和烽火台,以防止外敌入侵。

烽火然不息,征战无已时。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士卒涂草莽,将军空尔为。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最后第三段,是李白战争的悲叹和反思,也印证了我读完第一段后隐隐的感觉。

战争好像永远不会停息,士兵在战斗中阵亡,战马在仰天悲嘶,乌鸢等待着一顿美味的人肠大餐,鲜血染红了草原,所谓将军,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空名罢了——都是突然的,你的士兵都阵亡了,或者你自己都阵亡了,哪还有什么将军?

这是古人对战争的讽刺和责怨,所以你看,华夏子孙自古就是热爱和平的,对待外敌的态度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会轻易动兵戈。当然了,也有些好大喜功的皇帝,取得了一些战功之后就飘了,要主动出击,结果……神武如汉武帝,晚年也不得不下“罪己诏”向天下谢罪,

李白的顶头上司唐玄宗,也是自认为武功卓著,在位期间发动了不少战争,以盛唐之国威,也没有百战百胜,反而让边塞人民和将士长期被战乱的残酷包围。

所以李白写这么首《战城南》,讽刺一番,反思一下。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