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郭汝瑰回忆:淮海战役中杜聿明上中下三策无一可行,黄百韬三不解谁能解答?

2021-08-26 17:40:29

提起淮海战役,真正对敌我双方形势了如指掌的各位将军中,肯定要包括当时的蒋军国防部第三厅(即作战厅)中将厅长郭汝瑰——很多作战计划就是由他制订并在第一之间传递给我方总前委邓、刘、陈、粟、谭的。

当时郭汝瑰的身份,已经引起了杜聿明的怀疑,他在回忆录中不无遗憾地写道:“老蒋和顾祝同(时任参谋总长)完全听信郭汝瑰这个小鬼的摆布,才造成这种糟糕局面。我想责问郭汝瑰为什么不照原定计划主力撤到蚌埠附近,见顾祝同等人同意郭汝瑰报告这一方案,觉得争也无益。”

杜聿明心存忌惮,老蒋顾祝同被郭汝瑰摆了一道,淮海战役还没开打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多年以后,已经公开了身份的郭汝瑰写了一篇回忆文章,标题叫做《淮海战役期间蒋军统帅部的争吵和决策》,发表在《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一辑上,这篇文章讲述了很多鲜为人知的细节:当时杜聿明提出了上中下三策,黄百韬提出三不解后饮弹自尽。

话说那是1948年10月22日,“国防部长”何应钦、“参谋总长”顾祝同召集刘斐、萧毅肃、郭汝瑰等五人开会研究中原作战计划——这五个人中,郭汝瑰的身份大家都知道,“参谋次长”刘斐后来也起义了,这些人一起开会,具体计划是郭汝瑰拿出初稿,大家基本都不会进行重大修改,所以淮海战役在筹划阶段,杜聿明就已经陷入了完全的被动。

那么大的一个战役计划,五个人纸上谈兵不到一天时间,就由郭汝瑰带着去北平见老蒋了,老蒋的速度也不慢。郭汝瑰23日上午到,老蒋下午就做出了决定:一、徐州方面应采取攻势防御,可放弃郑州、开封、兰封等城市,第四绥靖区刘汝明部固守商丘,第四十军李振清部由郑州退往黄河北岸,准备以后打游击(郭汝瑰备注:22日国防部令李振清机动作战,李部当日即已退出郑州,并被歼灭,蒋此时尚不知道);二、华中、徐州两总部由白崇禧统一指挥……

当时老蒋的命令一大堆,但都是照本宣科而已,也不知道是他听郭汝瑰的,还是郭汝瑰听他的。

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插曲,当时蒋军内部对刘峙微词:“徐州是南京的大门,应派一员虎将把守,不派一虎,也应派一狗看门,今派一猪,眼看大门守不住。”

郭汝瑰把这个笑话讲给顾祝同,顾祝同也很无奈:“徐州剿总的人选,我考虑过两个人。刘经扶(刘峙字经扶)和蒋铭三(蒋鼎文),蒋铭三日嫖夜赌,不理事,比较起来,还是刘经扶好些。”

眼看中原大战在即,已经跟白崇禧走得比较近的何应钦觉得刘峙不行,这才提出了让白崇禧做总指挥,但事实上白崇禧不想让自己的桂系人马受损,老蒋嫡系也不听他的,整个战局还是一团糟。

10月30日,白崇禧从汉口溜达到南京,但他拒绝背这口黑锅,郭汝瑰事后分析:“白崇禧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变卦了呢?当时大家都猜测,这是白崇禧怕老蒋作成圈套,准备于会战失败时诿过于他。”

白崇禧不肯当接盘侠,刘峙又十分糊涂,最后倒霉的是杜聿明——老蒋于11月10日上午九点半在南京官邸开会,让杜聿明以副总司令的名义负责全权指挥徐州作战。

通过上面的时间线,读者诸君肯定发现了问题:真正用于研究作战方案的时间也就几个小时,其他的十几二十天,都是勾心斗角互相扯皮了。

11月15日。顾祝同又领着郭汝瑰飞往徐州催命:令杜聿明迅速东进,以解黄百韬兵团之围。

杜聿明虽然几乎可以肯定郭汝瑰的身份,但却苦于没有证据,他只能捏着鼻子向老蒋和顾祝同红人郭汝瑰汇报并请他转达:“目前徐州方面的作战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保住徐州兵救出第七兵团;中策是牺牲第七兵团,保住徐州;下策是第七兵团救不出来,徐州也保不住。”

郭汝瑰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向东进攻解救黄百韬兵团是下策,他所谓的上策,实际上并没有,不过是提出来做陪衬,以反对向东进攻而已。

就这样蒋军内部各怀心腹事,将帅相疑,将领无能而统帅瞎掺和,正好犯了兵家大忌:“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

不管是杜聿明还是老蒋这“五胜”一样都不沾边,制定作战计划的郭汝瑰岂能不捂着嘴偷笑?

郭汝瑰暗自发笑,杜聿明一筹莫展,刘峙还在异想天开,他态度谦卑地找到郭汝瑰,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请总统亲临指挥(老蒋就是再傻,也不会把自己送进包围圈);第二,马上空运两个军到徐州增援(就是现在,空运两个军也很难,当时完全没有可能,可见刘峙不是装傻而是真糊涂);第三,请总统下决心全力东进,对徐州安全可置不问。”

郭汝瑰的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他一眼就看穿了刘峙这是想跑,他自己跑路的时候,还不忘把杜聿明推进火坑。

郭汝瑰根本就没向老蒋汇报刘峙那些不靠谱的要求(正常人想不出刘峙那样的“妙计”),而刘峙也没等上面答复,就直接离开徐州跑到蚌埠去了。

刘峙跑路,黄百韬无人救援,于22日被全部歼灭,在碾庄东北小费庄一座茅草屋檐下,黄百韬举枪自杀,自杀前对第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廷宴说:“我有三不解:一,我为什么那么傻,要在新安镇等待四十四军两天?二,我在新安镇等了两天之久,为什么不知道在运河上架设军桥?三,李弥兵团既然以后要向东进攻来救援我,为什么当初不在曹八集附近掩护我西撤?”

黄百韬说完三不解之后,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杨廷宴逃回南京后,把情况向顾祝同和郭汝瑰做了汇报,但是黄百韬的“三不解”,却没有人放在心上:是无法解答,还是不屑解答,郭汝瑰当然心知肚明。

可以肯定的是顾祝同已经顾不上黄百韬如何死不瞑目,杜聿明也没机会去想这些问题,因为不久之后,他就进了战俘营——如果不进功德林,杜聿明早就累死或病死了,他到了功德林,被查出至少身患五种重病,是战犯管理所购买进口药品,才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郭汝瑰不解释,顾祝同解释不了,最后的问题就得有请读者诸君赐教了:杜聿明的上中下三策,哪一策可行?黄百韬的三不解,又该如何解答?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