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宋神宗变法强国,熙河开边扫荡数千里,却兵败永乐城

2021-09-16 12:44:52
盛世下的虚假繁荣,宋神宗的空虚国库

当年幼的宋神宗从他父亲手中接过帝国的权杖时,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继位所需要办理的盛大宴会和赏赐百官的活动竟然做不了了,原因很简单,三司使的官员们在宋神宗刚刚登上龙椅的时候,就上报了一个极其不好的消息,国库没钱了。

宋神宗觉着匪夷所思,此时距离历史上风评最好的皇帝宋仁宗时期的盛世王朝才过去四年的时间,他的父亲宋英宗是一个有精神病的患者,四年时间根本没做出什么败家的事情,国库怎么会没有钱了呢,更令宋神宗郁闷的是,宋仁宗用半个世纪养出来的文官自私之风正在此刻开始蔓延,百官们宁愿宋神宗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不愿意少了一分一毫的俸禄和赏赐。

仁宗盛世

就这样,不到二十岁的宋神宗第一次体会到了当皇帝的艰辛,他省吃俭用,甚至连给宋英宗修墓地的钱都省下来,全部用来给百官们发放俸禄。就是这样一群宋神宗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敢亏待的朝廷大臣,却没干出来什么有用的事情,老百姓动不动就造反起义,边关战事不断,国库依然空虚,皇帝仍旧紧衣缩食。

宋神宗的不满在每次朝堂议政的时候都写在了脸上,台谏官们感受到了皇帝的不满,所以第一时间站出来搞了件事情,举报欧阳修与他的儿媳妇乱搞,而且还有欧阳修小舅子这个目击证人。欧阳修听到这个消息后哭笑不得,他的小舅子刚刚违法乱纪被自己处置了,现如今竟然被台谏官利用成了攻击自己的先锋,他要求宋神宗彻查此事,还自己一个公道。

宋神宗很头疼,他知道大宋的台谏官们向来是谣言制造机,听风就是雨,根本不会掌握什么证据,将台谏官们狠狠的训斥一顿后,此事便告一段落,委屈的欧阳修也就没有再追究。但是没过几天,御史中丞又来了,他举报两朝元老韩琦把持朝政,控制朝廷,要求将他罢官免相,赶出朝廷,以绝后患。

宋神宗很无奈,这群废物除了会捏造故事,毁人声誉,党同伐异,祸乱朝堂以外,再也没有任何本事,从即位之初一直饿肚子到现在,他们整天吃的脑满肠肥却从来不为自己考虑,宋神宗深刻的认识到,他的爷爷和父亲留给他的不是一群治国安邦的肱骨之臣,而是手无寸功只会搞事情的自私鬼。

更令宋神宗黯然神伤的是,韩琦在御史中丞的无端攻击之下,竟然要求辞职外放,甚至打算告老还乡,宋神宗拼命的挽留,最终还是没有劝住这个执拗的老头,只好把他放在了西北,监控西夏

欧阳修被诋毁,韩琦被外放,朝廷上除了那群整天伸着手要钱并搞事情的家伙以外,再也没有能够想办法给宋神宗弄钱的人了,他很着急。可惜就在这个时候,远在西北的种谔却把西夏的绥州城给攻破了。

北宋西北军事力量——种家军

老种家是大宋西北地区的重要武装力量,自从种世衡被范仲淹一手提拔后,种家便常年驻守西北,防范西夏,花和尚鲁智深一直挂在嘴边的老种经略相公便是种谔的侄子种师道。所以,当拿下绥州的消息传到开封城的时候,宋神宗是又气又怒,但没有处置种谔,却也拿不出更多的银两来支援边疆战事了。

王安石变法,宋神宗摇摆不定

面对内忧外患,国库空虚,边疆战事不断,宋神宗迫切的需要改革变法,而且是大动刀子,彻底改变积贫积弱的局面,当他的宏伟志愿告诉宰相富弼时,这位当年在庆历新政中冲锋陷阵的急先锋却一改往常,竟然劝宋神宗不要乱搞,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才是王道,瞎搞事情的后果会被台谏官们骂成无道昏君的。

宋神宗给了富弼一个白眼,认为此人已经老了,没什么追求了,不值得共商大事,所以他紧急把远在天边的变法支持者王安石调到了中央。两人相见恨晚,整整一个星期,食则同席,寝则同室,朝夕不离,相谈甚欢,宋神宗在得到王安石明确的改革信号后,立刻将他的官位以火箭般的速度往上提升。

鉴于庆历新政依托于原有官僚系统才导致的失败,故而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支持下,成立了置制三司条例司改革小组,自任小组组长,成员大多是天下英才,比如苏轼苏辙张载、吕惠卿、程颢等。同时也为了避免遇到范仲淹时期的强烈抵抗,王安石后把变法的前奏放在了经济上面,而政治改革没有提及。

王安石主持变法

万事俱全,东风以备之后,王安石开始表演了,第一个被他推出来的改革产品便是“均输法”,通过弹性收税代替了原有的强制实物收税,结果政策刚一发布,百官们不干了,纷纷上疏举报王安石与民争利,败坏国家,宋神宗表示,你们就是一群废物,我懒得搭理,改革变法必须继续干。

看到宋神宗如此坚定,王安石抛出了第二个改革产品“青苗法”,向老百姓提供小额贷款。这下子大宋的官员是彻底不干了,大家寒窗苦读十年,才勉强当个官挣点钱,地位和经济实力高人一等,王安石这种搞法最终如果让人人富裕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地位和优势,又是一波强行反对,在这波反对当中有有一个身影让宋神宗十分忌惮,那就是两朝元老韩琦,韩琦唱反调把王安石推入了众矢之的的局面,成为了大宋文武百官攻讦的对象,宋神宗在这个关键时刻,却怂了。

王安石一看,这才哪跟哪,宋神宗就不敢玩了,当初彻夜长谈的时候全都说的是假话啊,索性上了一道疏,告病请假了。韩琦等人也没想到宋神宗跟王安石竟然掰的这么快,赶紧添油加醋把青苗法废了,同时劝宋神宗取消变法,宋神宗犹豫不定啊,拿不定主意,这个时候三司使又来了,一句话就把宋神宗问懵了,三司使说:“陛下,您明天的饭钱没有了。”

宋神宗恍然大悟,懊恼自己差点被这群只会叫唤的废物牵着鼻子走,赶紧前往王安石府邸,两人又来了一番彻夜长谈,王安石说:“陛下您可一定要坚持信念啊”,宋神宗表示,此次不撞南墙不回头。

变法成果显现,王韶熙河开边

青苗法的废立不仅让宋神宗重新站在了王安石一边,同时肃清了改革派的队伍,像苏轼、苏辙、张载、程颢这些有名无实的变法混子最终离开了王安石的身边,站在了反对派的立场上,随后农田水利法、募役法等新法都能够顺利进行。

熙宁三年,反对派领袖司马光离开了开封城前往洛阳,王安石顺利的升任宰相,他开始由经济层面向政治层面深化改革,保甲法和免役法的推行让大宋的军事实力迅速提升。同时王安石为了能够收揽更多的变法人才,开始对科举制进行改革,将原先以诗词歌赋为选官标准改为以变法申论为主。

眼看着大批雪花花的白银流入国库,宋神宗终于品尝到了王安石变法的甜头,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宏伟志愿,宋神宗以验证变法强军为理由,任命王韶为主将,开始对西夏进行战略包围。

王韶熙河开边,扫荡千里

王韶作为大西北战略的主导者,一去七年,七年中王韶转战东西,依托变法带来的强大经济和军事力量,从银川打到了南山,扫荡方圆数千里,直接将从唐朝丢失的陇右都护府重新纳入中国的领土,熙河开边的胜利让宋神宗兴奋异常,他把王安石夸上了天,顺带还把自己的玉带送给了王安石作为奖励。

兔死狗烹,王安石远离朝堂

就在熙河开边胜利的同一年,北宋境内发生了严重的大旱,无数流民涌入到开封城内,王安石利用变法设立的应急措施积极应对,然而反对派们却纷纷上疏指责王安石变法天怒人怨,要求废除变法,重新启用旧制,愈演愈烈的政治斗争让宋神宗再次陷入摇摆不定的局面下。

最终压垮王安石的,不是大宋旧的官僚系统的反对,而是光州司马参军这个小官伪造了一副“流民图”,当流民图送入宋神宗手中的时候,他震惊了,灾民的惨状在这幅图中被疯狂夸大,王安石成了天下大旱的罪魁祸首,变法成了百姓凄惨的背锅侠。

《流民图》部分节选

宋神宗反复思量后,决定废除新法中的十八个条例,看看老天爷的反应,结果老天爷还真是给面子,新法刚废除,倾盆大雨就来了。

王安石震惊了,这是什么鬼;文武百官们也震惊了,难道真有老天爷在看着不成?

此情此景,“空巢老人”司马光终于行动了,他的一道札子最终让王安石罢相回乡。王安石走后,变法其余的条例仍然在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吕惠卿等人在王安石的授意下继续深化改革,可惜好景不长,就在司马光们准备再借助老天爷继续推翻剩余变法的时候,改革派内部却发生了争斗,吕惠卿与曾布这两位王安石的左膀右臂开始互相攻击,为了权力地位不惜诋毁新法,甚至上升到了对王安石的人身攻击,看着雪花花的白银从国库流出,宋神宗只好再次放下面子,把王安石从江宁府重新请了回来。

第二次回归朝堂的王安石要比以前强硬了不少,尤其是对待变法摇摆派和反对派,不再像先前那样温和对待。而远在北方的契丹此时正好南下,并表示大宋熙河开边占了不少土地,希望大宋把北方十几个县送给大辽,作为大宋开边的赏赐品。

王安石心想,这是什么玩意,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向宋神宗表示,要强硬到底,坚决不给,打仗咱不怕他们。

王安石倒是不怕契丹,宋神宗怕啊,不光宋神宗怕,韩琦这些元老重臣也怕啊,他们纷纷表示,大辽厉害着呢,我们根本打不过,现在大辽之所以来兴师问罪,归根结底在于王安石整天瞎搞什么国防建设,整军备武的,大辽能不担心吗,现如今只要大宋边疆的军队全部撤回来,契丹人自己就回去了。

如此逻辑竟然让宋神宗深感佩服,他当面批评了王安石胡搞瞎搞什么战略防御,并采纳了韩琦等人的意见,将大宋军队从边界后撤数十里,并赠送给了大辽数百里边界,换取了和平。

王安石深刻的认识到,宋神宗变了,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毛头小伙子了,作为帝国的皇帝,他需要完全的掌控国家的一切,他不需要有人和他分享这份权力,更不需要有人和他共享这份变法的成果,即使是变法的实际操作人也不行。

独掌大权的宋神宗

而在这个时候,王安石的长子王雱因病去世了,老年丧子的王安石十分伤心,他不再将改变积贫积弱的大宋作为自己人生的理想,于是主动辞去了宰相的官职,回到了老家金陵,每日游历于山水之间,过着清贫朴素的日子,多年以后,他将自己唯一的庄园捐赠,在金陵城中租房而住,一直到离去。

五路伐西夏,宋神宗兵败抑郁而亡

王安石走了,变法的成果还在逐步显现,留在开封城内的变法官员都无法对宋神宗进行制衡,他的宏伟夙愿终于要登上历史舞台了。

元丰四年,西夏内乱,驻守西夏边境的种谔紧急送来一份奏折,奏折中他提出,如果趁此时机进攻西夏,定会大获全胜。

宋神宗赶紧找来群臣商议,并提出准备立刻出兵西夏,可惜遭到了百官们的拒绝,尤其是枢密使孙固的反对,他的意见也很重要,大宋自从狄青之后,再没有有资格统帅大兵团作战的将领了。

宋神宗表示你懂个什么,我宫中有个内侍李宪,文武全才,当年跟随王韶熙河开边的时候立了不少功劳,这次让他挑头,定能剿灭西夏,再现我大宋天威。

众臣赶紧反对,这么大的事情让一个太监做主,不合适。

宋神宗:“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宋神宗五路攻西夏

元丰四年,宋神宗发动三十万大军,二十万后勤,分五路进攻西夏,如此大的优势,让宋神宗高兴异常,甚至把地图上的西夏已经完全划入大宋境内了。

然而,现实特别残忍,相当于西夏五分之一人口的大宋军队在宋神宗的遥控指挥和李宪的瞎指挥下在灵州城被西夏打败,损失十几万人,收到战报的宋神宗简直要疯了,这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进攻不行那就防守吧,剩余的人稳扎稳打,慢慢推进吧。

元丰五年,西夏30万军队针对大宋边境上实力最强大的永乐城发动了进攻,七万守军全军覆灭,王安石变法所带来的优质军事力量被挥霍一空,宋神宗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哭的像个小孩,再也不提打仗的事情,两年以后,郁郁寡欢的宋神宗溘然长逝,年仅九岁的赵煦继位。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