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大唐驸马薛绍墓的考古发现,哪来的爱情可言,只有残酷的政治斗争

2021-09-29 17:02:53

2019年12月17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公布了一则消息轰动了全国,他们在咸阳空港新城发现了大唐第一驸马,太平公主的第一任丈夫薛绍的墓,并出土了墓志铭,弥补了正史中薛绍无传的遗憾。

说起薛绍,汪郎的印象还停留在2000年那部火热的《大明宫词》。

长安夜,上元节,花市灯如昼,漫天花火间,小太平在大街上揭开薛绍面具的那一刻,脸颊上还流着泪水的少女被面具下的那张俊美的男子的脸吸引住的那一刻迷离,让身为观众的我们记住了太平公主“一见薛郎误终身”的凄美爱情故事。

尽管剧中的太平公主在母亲武则天的强权之下,只得到薛绍的人,没有得不到薛绍的心,却不妨观众对太平公主和薛绍两人之间的感情唏嘘不已!

当然在历史上,太平公主和薛绍之间并没有夹杂着一位“慧娘”,也就是说,二人都是彼此的原配。

他们于唐高宗永隆二年(公元681年)结婚,婚礼当日,竟成为帝都长安的一件盛事,大半个长安都被惊动了,迎亲、接亲的队伍所用的照明火把不仅把沿途的树木给烤焦了,为了让太平公主的婚车通过,主管这次婚礼的大唐主事,甚至还拆除了万年县馆的围墙。

太平公主,则天皇后所生……帝识其意,择薛绍尚之。假万年县为婚馆,门隘不能容翟车,有司毁垣以入,自兴安门设燎相属,道樾为枯。---《新唐书·太平公主传》

可见,唐高宗和武则天对太平公主的喜爱,而正因为爱屋及乌,唐高宗选中自己的外甥薛绍作为自己的女婿,也足以证明李唐皇室想以此亲上加亲。

婚后的太平公主和薛绍也非常恩爱,七年的时间里,二人就育有二子二女,这样的生育密度,如果不是真爱是说不过去的。

而且在薛绍的墓志铭上就有“花如桃李”的字样,这很好地诠释了薛绍挣钱养家,太平公主貌美如花的夫妻生活,不是真爱是做不到的。

但薛绍的结局并不好,因为他和自己的两个哥哥都在垂拱四年(公元688年)参与了李唐宗室反对武则天的军事政变,事情败露后,得益于妻子太平公主,他没有被砍头,而是被廷杖一百,一年后在洛阳的监狱中活活饿死。

济州刺史薛顗、顗弟绪、绪弟驸马都尉绍,皆与琅邪王冲通谋。顗闻冲起兵,作兵器,募人;冲败,杀录事参军高纂以灭口。十一月,辛酉,顗、绪伏诛,绍以太平公主故,杖一百,饿死于狱。---《资治通鉴·卷二零四》

薛绍死后,也就淡出了唐朝的政治舞台,而他的妻子太平公主,在武则天的操作下嫁给了武氏子弟武攸暨,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二段婚姻。

死后的薛绍,他的身后事在其死后的第十六年得到了应有的待遇。

神龙二年(公元706年)正月,在中宗李显力主为武则天当政期间被杀的李唐宗室平反,而大肆为他们寻找后人、恢复官爵、建墓礼葬,并通过拔高墓葬等级和豪华葬礼仪式等表现形式来宣扬李唐皇室统治的正统性,即“神龙模式”墓葬的大背景下,薛绍在其两个儿子的主持下由洛阳迁葬长安。

作为唐太宗长孙皇后的亲外甥,唐高宗和武则天的女婿,唐中宗的亲妹夫,皇亲国戚的薛绍虽然死得不是很体面,但身后事到此也算是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那什么是“神龙模式”墓葬?即:下帝陵一等的砖券前后双墓室,属于超越皇权规制的贵族墓葬。

这种墓葬规格也是唐中宗李显第二次登基之后,一直到唐玄宗李隆基开元初期,大唐皇权对政治正确性的一个控制手段。

按理说,薛绍的身份特殊,又享受了“神龙模式”墓葬的规格,他的墓应该被保护得很好,陪葬品也很丰富,作为大唐特殊时期的政治产物,其历史价值应该不弱于唐中宗李显的懿德太子墓葬。

然而,考古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该墓坐北朝南,全长34.68米,深11.11米,南北水平全长34.68米,深11.11米,是一座拥有斜坡墓道多个天井和小龛的双室砖券墓,其墓室土圹都是口大底小,前室土上口南北长3.4米、宽3.6米,室内长26米、宽3.58米;后室土圹上口南北长7.5米、宽7.8米,室内长6.02米、宽5.9米,两个墓室之间由甬道相连。

但通过考古挖掘的结果来看,薛绍墓的甬道和墓室已经被完全毁坏,薛绍的遗骸也不见所踪,墓室内仅剩下部分地砖以及一个石棺床,而从墓中出土的石人头、望柱顶摩尼珠残件,以及墓志铭出土的方位推断,薛绍墓被人为地毁坏过。

按照考古人员的说法,从毁墓的痕迹来看,这个毁墓的行为并不是近现代,而是唐代

这就不禁让人产生了疑问,古人都提倡“入土为安”、“逝者为大”,除了盗墓者外,一般是没有人去干扰逝者的生灵,而薛绍因为身份特殊,谁会去毁他的墓,敢去毁他的墓呢?

如果是盗墓者的话,与常理不符,因为这种人只是盗取陪葬品求财,不会毁墓,他们所秉持的所谓“行规”还是有一定忌讳的。

那么不是盗墓者,会是谁呢?

汪郎认为,这个毁了薛绍墓葬的人,或者说指使毁坏薛绍墓的人,其实就是在先天政变中打败太平公主,一举夺得大唐最高权力的皇帝李隆基。

为什么呢?这不得不提起唐中宗李显二度登基的神龙元年(公元705年)至唐玄宗李隆基登基之初的先天二年(公元713年)的大唐政治斗争!

公元705年,李显在一帮老臣的支持下发动了政变,逼迫自己的母亲,女皇武则天退位,这是一辈子活在武则天的阴影下,性格懦弱的李显,一生之中最为勇敢的一次。

神龙革命的当年十一月,武则天驾崩,并以皇后的礼节和唐高宗李治合葬乾陵,重新做回了李家的儿媳,天下再次回到了李唐的手中。

为了政治上的正确性,李显下旨,为过去女皇统治时期而被杀害的李唐宗室、皇亲国戚、忠于李唐的文臣武将等尽数恢复名誉,以超规格的礼葬制度来加强大唐的凝聚力,大唐将要中兴。

薛绍就是这个时候被重新安葬的,但需要注意的是,薛绍的墓志铭上记载的主持葬礼的是他的两个儿子,但我们无法忽视太平公主的作用。

此时的太平公主,虽然是武家的媳妇,却是李家权力的坚定拥护者,作为薛绍生前的妻子,她虽然不方便亲自出面为薛绍争取逾越的葬礼,但作为当朝皇帝的一奶同胞的妹妹,大唐的长公主,私下里想为自己的前任丈夫谋求一些利益,在政治正确性的导向下,重视亲情的李显又怎么会不同意?

何况,主持薛绍葬礼的是自己的外甥,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舆论影响。

否则,以薛绍生前的最高官职为正三品来看,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实力使用双室墓葬的,在外戚身份不明朗的情况下,薛绍的两个儿子没有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为他建造这种“神龙模式”的墓穴。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是太平公主利用自己的身份为自己的第一任丈夫求得了一项极为殊荣的身后事,解决了压在心间长达十六年的阴霾。

李显重振朝纲,打败突厥,看似大唐得以从女皇当政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其实不然,事实上,武则天的政治遗风还在,并没有完全散去。

效仿女皇当政,就成了当时大唐宗室内部有野心的女子的魔咒,其中,李显的皇后韦氏、女儿安乐公主是其中势力较强的一支。

李显二次称帝后,不顾群臣反对,不仅允许自己患难的妻子韦氏参与朝政,还对妻族大肆封赏,又将安乐公主嫁给了武崇训,和自己的舅家武氏再次结成亲家,这样的结果就是,性格懦弱的他对韦氏日后和武家联手,在朝堂之上形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而无能为力,也就铸成了自己的杀身大祸。

景龙四年(公元710年),安乐公主自知李显不会传位给她,于是和母亲韦氏密谋,毒死了李显,后由韦氏临朝称制,册封自己为皇太女,从而登基为帝,过一把女皇瘾。

只是,韦氏和安乐公主的政治权谋,被李唐宗室以及一帮忠于李唐的文武大臣所警惕。

华夏进入父系社会以来,这天下绝对是男子的天下,虽然其间不乏女子当政、参政,如:秦宣太后、汉高后、汉孝文皇后、汉和熹皇后、晋惠皇后、隋文献皇后等,但最终没有一位如武则天这般把一群男子彻底踩在脚下的。

如今,武周朝灭,天下重归李唐,文臣武将们无论是从社会伦理秩序出发,还是从自身的尊严出发,都绝对不允许大唐再出现一位女皇帝,哪怕她也是姓李,也是高祖孝皇帝、太宗文皇帝的子孙。

故而,为了大唐的江山,这一年的六月,安乐公主的堂哥,临淄王李隆基联合他们共同的姑姑太平公主,以及一群忠于大唐男权的禁军诸将,发动兵变,诛杀了安乐公主和她身后的韦氏、武氏等联合势力,而后,相王李旦继位,史称“唐隆政变”。

大唐的权力中心,自此传给了李旦一脉,但大唐并没有真正安宁,因为至高无上的皇权还被人继续觊觎,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内心深处对权力的渴望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种下的。

汪郎以为,也许是自薛绍被廷杖一百,关入洛阳的大狱之后,太平在多方营救丈夫的过程中对其母亲坚如石铁的心肠所产生的无力感,就已经对权力产生了深深地渴望了吧。

一个自幼衣食无忧,又被天下最尊贵的父母无限宠爱,婚后和丈夫琴瑟和鸣的女子,突然遭逢这样的大难,不受刺激是说不过去的。

况且丈夫的生与死,取决于她母亲的一句话,但偏偏就是这一句可以救丈夫的一句话,比登天还难,这也让她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权力只有自己拥有才是真的拥有,其他就犹如浮云,这也能解释得清楚,太平公主为什么在两次李唐宗室夺权的过程中均和自己的娘家兄弟、侄子站在一条线上。

那么,太平公主又是如何觊觎皇权了呢?源于在唐隆政变的过程中,她再一次对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没有保住,这个人就是上官婉儿

这里汪郎不对上官婉儿作过多评论,汪郎想说的是,李显二次称帝后,对上官婉儿极为重视,而上官婉儿也成为神龙朝、景龙朝的大唐权力中心更替的重要见证者和参与者。

明面上,上官婉儿是李显的嫔妃,又和韦皇后、安乐公主沆瀣一气,但暗地里投靠太平公主,充当宗室耳目。在李隆基挥军进入大明宫时,她拿出了和太平公主拟定的遗诏交给李隆基,表示自己是坚定的李唐宗室的追随者。

但她的这种做法在李隆基看来,属于墙头草,不可靠,所以在唐隆政变中,他把上官婉儿归为韦氏一党,直接一刀给砍了,这就引起了太平公主的不满。

站在太平公主的角度来说,她身上流着的是高宗天皇大帝和则天大圣皇后的血液,论血脉的纯正远高贵于你李隆基,按辈分还是你李隆基的姑姑,况且两次政变自己都坚定地站在李唐宗室的这一边,可以说是真正的一家人。

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使你要杀上官婉儿,是不是也要先和我通气一声,结果呢?把我当个屁放了,一刀就把人给砍了,你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姑姑。

这一刻,太平公主肯定想起了薛绍的死,以前生活在母亲的威严下无法救自己的爱人,也就认了,但如今,自己身为长公主,也权倾朝野了,却还是无法保护自己要想保护的人,这种愤怒可想而知。

既然如此,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此后,身为皇太子的李隆基时刻感受着来自姑姑的政治威胁,太平公主不仅挑拨李旦、李隆基的父子关系,图谋废除李隆基的太子之位,还暗中派人监视李隆基,并扩大自己的政治势力。

姑侄二人的这种权力斗争已经从最初的私下秘闻演变成了明面上的白热化,而且并没有因为李旦禅让李隆基而得到缓解。

先天二年(公元713年)七月,两人的斗争终于兵戎相见,只是李隆基先下手为强,诛灭了太平公主在朝中的势力,并赐太平公主在家里自尽。

这场史称“先天政变”的大唐最高权力的争夺,可以说是唐朝政治权力的一次大换血,崔湜、岑羲、萧至忠、窦怀贞等四位宰相,常元楷、李慈、李钦等禁军将领,以及薛稷、李猷、贾膺福、唐晙、李晋等中央和地方大员,凡是参与太平公主谋反的悉数被诛杀。

需要注意的是,经过这次朝堂大换血,李唐皇权得以巩固,女皇遗留下来的女主当政的遗毒被彻底涤空,宗室女子中再也没有胆敢窥视皇权的人存在,唐朝才算是真正从神龙政变后动荡不安的政局中走了出来。

此后李隆基拜不肯依附太平公主而被贬为申州刺史的姚崇为宰相,君臣开始了大唐的真正中兴。

当然,这是后话。

事实上,在李隆基真正坐稳皇位后,进一步清算依附太平公主的人,包括已经死去的人,比如: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死后,太平公主是非常伤心的,她亲自主持了上官婉儿的葬礼。

按照对上官婉儿的墓葬考古发现,上官婉儿的墓是5天井单室墓的形制,因为身份的不同,太平公主没有对上官婉儿使用“神龙模式”的墓葬,而是用了大唐正二品朝官的墓葬礼仪,这对于一个被以谋反罪名诛杀的后宫女子而言,本身就已经逾制了。

但从2013年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上官婉儿墓的考古来看,结合713年的唐朝政治气氛,李隆基没有放过死去的上官婉儿,她的墓遭到了朝廷摧毁的可能性很大。

但史书上有明确记载和太平公主有关的逝者,其墓被李隆基摧毁的是武攸暨。

武攸暨是太平公主的第二任丈夫,死于延和元年(公元712年),先天政变后,李隆基并没有因为他死了而放过他,下旨摧毁了他的墓室。

武攸暨初为右卫中郎将,尚太平公主……延和元年卒……寻以公主谋逆,令平毁其墓。---《新唐书·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基于存在摧毁武攸暨墓的前科,汪郎以为,作为政治上的打击手段,本着“野草务必除尽,否则来年春风吹又生”的原则,李隆基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把姑姑对自己造成的政治打击和压抑,转化为对死人的报复。

既然姑姑你对第一任丈夫薛绍如此重情重义,那我就偏偏毁了你这份情义。

那么,从今天对薛绍墓的考古来看,薛绍墓遭到人为的大肆破坏也就能够理解了。

皇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当权者眼中,亲情远没有权力重要,事实就是此时!

【我是江东汪郎,带给你不一样的历史视觉!坚持原创,喜欢我就请关注我吧!】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