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民国奇案:兄弟为报父仇,远赴岛国请来姐妹花,设迷魂阵色杀仇人

2021-09-29 17:47:09

四川成都有位名叫金全宝的人。此人爷爷、父亲曾是当地的大官,权倾一方,威镇蜀中。这金全宝从小对孔孟之道没有兴趣,唯对武力非常喜欢崇尚。他借着祖父以来的祖荫,横行乡里,为所欲为。当地的人,都畏惧他。因为他多财有势,又贪婪残暴,无人敢惹。所以,当地人都把他叫做金钱豹。金全宝得知人们给他的这名称之后,非但不生气,反而十分高兴地说:家乡人给我取了个好名字,真该感谢啊!自此以后,这金钱豹的名字就传遍成都城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成都还有一户巨商,家中积聚钱财多至数百万金。主家姓李单名成。金钱豹十分垂涎李成家的财产金钱。有时候就找个借口向李成借钱。李知道金钱豹借钱自是不会再还,可也畏惧金钱豹的恶势而不敢拒绝他,以免伤了和气。几年下来,金钱豹所借李成的银钱已数万之多,但他仍嫌不足,欲望更多,贼心更大。李成的家宅是一处阔大而舒适的地方,内中有园林池台之胜,入其中百花竞放,百草争鲜,画栋雕梁,令人心旷神怡、喜不自禁。这宅地是蜀中、成都之冠,无有它处可与之相比。金钱豹遂起欲念,想夺为己有。

他就想了个曲折的办法,找来一个名叫庞煜的人去对李成说:你家这宅子,壮丽豪华,已经超过了王侯之所,这是一位商人不适宜居住的地方。如今的驻地大吏对此非常有意见,他准备将你这宅子收入官家产业。幸好亏得金公子听说,极力为你辩解,才劝阻了大吏。否则,现在就已非你所有了。可是,事情暂时了结了,但谁知今后不会再生枝节。我想,为了保全之计,你不如把这宅子租赁给金公子,这样,谁还敢去打它的主意?过上个三年五载之后,等这大吏奉调到别处去之后,金公子再把宅子奉还。这确实是个极好的办法,望李公能同意采纳。这李成虽然多年畏惧金钱豹的势力,可是,听完庞煜之言后,方知对方欲谋自己的住宅,不自觉间就有些气愤了,当即严词拒绝。庞煜见李成言词如此坚决,已非空言恫吓就能强夺,让他屈服。就不再多说什么,退出去回知所负之命去了。

庞煜回到金钱豹的住地,把李成的回答如实转达给他听。听后,金钱豹怒气突发。恰好,这时此地社会比较混乱,盗贼纷起,弄得城乡上下四邻不安。在这蜀中,就发生了几次大案。有几宗富裕人家被盗劫,十多人被杀亡命。为此官府十分惊诧,决心迅速镇服。官吏悬赏巨资缉拿凶手盗首,可多日时间仍无消息,了无踪迹,只是抓住几个小偷小摸的夜君子而已。金钱豹找个机会,与几个小偷接上了眼线,就让人送给这些小偷一些金银,让他们在官府里供认,说他们偷了东西,都藏到那李成家中去了。然后,金公子再用些钱去打通官府的人,让把这些小偷放回,或暂时关在狱中。这些毛贼,见金使人送给他们那么多金钱,就全都乐于从命。

这一切阴谋都设定之后,金钱豹即将李成上告到官府中去。在法堂上,法官对金钱豹的话十分怀疑。把那几个小偷传上堂来,他们都说自己不是诬陷李成,确实他们偷了东西都交于李家。官怕有误,就下令对这些贼人用刑,以解疑团。李成知道这些情况之后,深知审判官想为自己洗清冤屈,十分感动,就给审判官送去千金,表示酬谢。金钱豹得知这一消息后,喜欢得都跳了起来说:李成老匹夫,如今我再不用发愁你的家宅不为我所有了。

金钱豹很快就奏告大吏,说审判官和李成狼狈为奸,难怪你的德政虽大若汪洋,却仍然不能平定一方,缉杀盗贼尽管严厉,却仍然不见止息矣!这位大吏也是个贪暴之徒,多时倚靠金钱豹如同左右手,就听信了他的这一番话。随后,就传出话来,要对此案进行复审。再审时,那些贼人,仍依金钱豹所嘱回答,大吏就让这些人都在口供上画押,并迅速地指令军队把李成家围住,并下令将李家宅田金帛全部财产收缴官府。又把李成抓到法堂上严刑拷打,罗织罪名,然后关在狱中。李成心想,他现在已无回天之力,只有伸着脖子等人杀头了。大吏又把李成家宅进行官卖,金钱豹因私下与大吏有结,就以十分低廉的价格买去了。对此,他非常得意。

李成有两个儿子,大的名叫李仲英,在南洋诸国经商;二儿名叫叔英,在美国经商。二人也都是各持几十万金的商人。因为各自身在异国他乡,所以未受父亲这大灾祸的牵连,都安全无恙。可是,得知家中遭此横祸的消息后,不敢归来为父辩白,怕也为他们罗织罪名,落到那位贪吏劣绅之手。托他人为父伸张正义,未得奏效。不过一年多时间,李成已忍受不住狱中的酷刑煎熬,冤死狱中。再不久,那位大吏也调走他地,这个狱案才稍稍为人所知一些。李成的两位儿子,非常悲痛父亲死于无辜,为了替父亲报仇雪恨,一心想取金钱豹的性命。为此,他们二人联系之后,悄悄地回到国内,暂时住在上海某一国的租界之内,两人卧薪尝胆,却想不出一个万全之计。

正在焦急之时,突然听说金钱豹带着大量资金来到上海,目的是专门游玩。他在上海一掷千金,因这些钱都是他非法强取豪夺的造孽之得,一点也不吝啬。听到这个消息,李成二子十分高兴,面上也有了一点喜色。仲英附在叔英耳朵上说,如此这般,依计而行,必定可以制仇人于死命。叔英听后说是的。很快,兄弟二人就双双离沪,东渡去了日本

金钱豹在沪每日里纵情声色,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他似乎有些厌倦。再加上如此挥霍,资金也还告竭,就想返回蜀中去了。可是,有一日,在一个家宴上,与东家所招来的一位朋友相遇。席间特邀几位女子同饮酒。尽管来者中无不粉白黛绿,惹人心动,可这金钱豹都认识,索然无味。在座的男士中有位刘某,他是今天宴会的东道主,他发现金钱豹面无喜色,就走到金钱豹的跟前对他说:不知公子心目中可有像古代美人西施、王嫱那样的女子,让公子惦念?若有的话,我立即派人前去找来。金钱豹微微笑笑说:在这上海,我虽见不少如花似玉的女子,可真若西施、王嫱那般秀色,引我惦记者全无。若真有那样的,我就早已为之情死了。刘某听完金钱豹的话,同样面露笑容然后又对他说道:公子言语自有见识。可你毕竟初到这地方来,未知全部底蕴,所谓少所见而多所怪。人谓: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你岂能把这么大的都市一概抹杀?

金钱豹听罢此言,已知话中有话,立即对应说:就算我少所见而多所怪。看来你一定是少所怪而多所见了。你若真能为我引见个非常的美人来,我当然就不敢轻看了这沪上天地。刘某马上说:以我所看,有许多人并不知沪上还有谁能与内田姐妹相比者。这内田姐妹,不说与西施王嫱去比较,可想那赵飞燕想来也不过如此吧。金公子若真有意的话,等到天近黄昏人静时,我陪着你去她们那香巢雅舍去,一定让你一饱眼福。若到时你真想将其拥入怀中,恐怕一下子未能使你如意。

金钱豹这时已不像刚才那么狂放,只是听说有奇绝美女始而高兴,现在又听难以追求,不免有些不愉快。但还是对刘某说:你为何如此轻视我?她们虽然是彼国名花,可是怎么能有不屈服于金钱势力之下的现象。那不是有意看不起我,置我于常人之列吗?转念又想,也许这姐妹不过如此,而刘某不过故意把她们夸赞,借以故弄玄虚令人着迷罢了。

说话间,时光转移,日光西下。这宴会是也到尾声。其他客人都陆续告辞主人而去,唯金钱豹仍然坐静不动。又过了一会,主人刘某送完客人,稍作装衣后,就带着金钱豹出门。不大一会儿,即来到一条马路后边的一个弄堂,到了一座石门处,只见那石门内有油漆屏门六扇,都是黄门金钉,红黄相间在电灯光的照耀下,相映生辉,灿烂非常。入得门内,花屏曲廊引人入胜。待来到一间阔大的厅堂时,又见内中侍者十余人分列恭候。侍人都是新鲜艳丽的衣帽,一看便知异国装束。见有客来,只是作礼甚恭,告诉客人,在此客厅稍坐。说是大姑娘饮酒稍有过量,现在正在酣睡未醒之时,二姑娘外出,是否回来还不知道。

金钱豹见这些侍者似在慢待客人,两位姑娘又不出现,心中很不耐烦。可又想,既然来到这地方,就应当亲眼见识一下,开阔一下眼界,也就枯坐着焦急地等候。稍许时,就有一个侍者从内房中出来,也是岛国服装,漫出一股醉人的幽香,行姿语言为金钱豹平所未见。婢女见刘某,微露笑意地对刘某说:是刘先生啊,大姑娘正在梳妆,完毕之后,立即就见客。说完,又翩然入内室去了。刘某又对金钱豹讲,那岛国女人,喜欢艳装,衣着服饰很是复杂,若是等她装好,肯定已过半夜了,我们与其在此地干等,还不如到别的地方去喝茶如何?可金钱豹却对刘某说:看她这婢女都如此秀美俊逸,想来其主定更加华丽光采。反正我们在此已等了好久,再等一会也无大妨碍。刘某脸上露笑,知道金钱豹已心醉此地,进了自己的套子中了。

时间又过去好久,内室传来消息,请客人入内见面。刘某就偕同金钱豹穿过几道门,来到内室一个堂间观此厅堂,陈设华美真是无与伦比。内门有一美人站立门侧,含笑迎客。金钱豹此时真是灵魂出窍,心神俱失,不知如何是好。看眼前这美人,容光飞舞,目光眩惑,不敢直接凝视。与刘某在房中坐定,侍女献茶以后,大姑娘细语燕声地问金钱豹姓氏何称,家居哪里,刘某代为答之。很快,室内摆下筵席,精美佳肴无数,席间器具全都是金质或玉质所成,真是豪华奢侈至极!席间相互交谈絮语,才知大姑娘与二姑娘都是内田氏人。家在岛国某町。大姑娘名叫樱子。二姑娘名叫杏子。大姑娘讲中国话,讲得非常娴熟流利,故而,席间笑语不断,气氛十分融洽活跃。很快,夜已阑珊,时钟巳报三下,金钱豹依旧恋恋不舍,不言别辞。可此间婢女却已燃起灯笼,准备送客了。无可奈何,金钱豹只好与刘某辞出。

自从这晚之后,金钱豹再也不提准备返回家乡的话题,每天来往于这内田姐妹门前。十多天之后,两方巳都厮熟。这大姑娘樱子竟然打发走别的客人,唯留金钱豹居此。金钱豹花费到这里的银钱,已不知多少。他带的资金已不能接济,就去找人告贷。很快,又不足付出,就发电给蜀中成都家中,让速速汇寄巨资来沪。就这样,将近一月时间,金钱豹始觉有些头晕目眩,又生出些回乡返里之意。这想法迅速被樱子揣摸知道。

于是,有一天晚上,樱子依偎在金钱豹身旁,对金钱豹说:你看我美不美?

金钱豹回答说:美极。

樱子又说:我何足言美。若以我为美,那么,郎君你见了我妹妹的话,还真不知道如何颠倒呢?我不及妹妹万分。

金钱豹听樱子此言,竟然忘了还有个美人杏子也在此地。立刻就笑着说:你的妹妹虽说很美,可我不知还能美到何处。可惜我来此多日,却未能与她相顾,不识其面。她若真的也住居在这里,能让我见见她吗?

樱子说:妹妹为某位公使所恋,平日她不见陌生客人,所以,未曾与金郎相见。今日,也是大巧,某公使天要出远门公务,想带着妹妹走,妹妹不愿意。待明天上午她送去了某公使之后,我就把她叫过来与你相见。不知你可乐意?

金钱豹闻知这个消息,高兴极了,连忙说:太好了,太好了!还不住地向樱子称谢。

第二天午饭后,婢女来报,说二姑娘已回家来了。樱子就让婢女请妹妹到她的房中来谈话。金钱豹几乎是停止了呼吸在等待着杏子的到来。很快,杏子掀开门帘进来,抬眼望去,真可谓星眸替月,圆脸羞花姿绰约,体态轻盈,真是比姐姐更加婀娜。就是那古代美女赵飞燕,还真不知能不能与杏子相比。杏子入室后,以眉使揖,然后就坐到金钱豹身边。樱子一旁看见金钱豹的形状,笑着说:瞧你这样子。杏子刚来,你就想甘为情死啊!你说我对你讲的话可是真的?你啊,癞蛤蟆未知能不能吃得上这天鹅肉。未说完,自己先鼓掌,杏子也从容对之,毫无窘色。姐妹俩一边聊天一边谈笑,金钱豹在一旁傻傻地看着杏子。

入夜之后,樱子让婢女弄来酒肴,三人饮酒,酒过几巡,樱子对杏子说:妹妹,你歌舞都很擅长,在此为金公子歌舞一曲以助他酒兴如何?杏子答应,起身,引吭歌,樱子又取来洋琴合之,为其伴奏,音调清越,策而不乱,遏云绕梁,妙不可言。唱歌过之后.姐妹二人又对舞于红地毯上,真如蜻蜓点水,杨柳迎风飞扬不定,至佳至美,舞到急速处,二人身上彩衣以拂,不能细辨其面目,细腰周旋曲折,有如欲飞。再后来,二人又合而歌唱。此时,金钱豹已是眼花缭乱,神志飘荡。他从来也不会想到自己在沪上多时,竟不知有这么美妙的去处,有这一对让他痴迷失神的姐妹。我若能得此二人,长久地与之相处,这比那面南而称王的皇帝也有过之而无不及矣。能过这样的生活,即使不幸死去,也足以自豪了。就这样,他们一直玩笑到天亮。让金钱豹没想到的是,樱子竟让婢女提着金花烛送金钱豹和杏子到自己房中去。

就这样,金钱豹在姐妹俩那待了十来天。痴迷的日子,忘不了的记忆,自然是美妙的,可金钱豹却已染上疾病。经医生查验,说是梅毒,而且已不能救治,因为金钱豹身弱毒重。如今已到了命在旦夕的时候了。知道此情况后,樱子、杏子姐妹赶快把金钱豹送到他在上海的寓所。结果,第二天,当年这个横行乡里的伟岸男人,就即刻死掉了。金钱豹自入迷魂阵中后,所耗费几近十万金,家中的财产已用去一半。再加上他死后遭盗劫,已是荡然无存了。如今,妻子成了贫妇。金钱豹的尸体不能运归故里,就在上海郊外随便找了个地方埋掉了。

天之于恶人,是不会放过的,像金钱豹这样的下场,惩罚得如此彻底,并不多见,自金钱豹死后,上海就再也找不到樱子、杏子姐妹二人的影子了。有知道内情的人说:致金钱豹于死地的,井非樱子、杏子二姐妹,实际上是李成之子——李仲英、李叔英兄弟也。

原来,起初仲英、叔英对金钱豹仇恨切齿,想复仇又恐力不能敌。待得知金钱豹带着钱来上海寻花问柳的消息之后,就急忙奔去东洋岛国。探访得知樱子姐妹是那里的名妓,色艺双绝。而杏子尤其出色。就以重金召来,带回中国上海,为她们姐妹特意购置了一处居所。又与上海地方帮会接交,以重资让与金钱豹熟识的人先阻拦住金钱豹让他不要返回,等把樱子姐妹安置好后又诱引金钱豹到此居所。李氏兄弟,想不操戈矛,纵容谈笑,致金钱豹于死地。樱子姐妹二人,功成身退,翩然返回岛国,得到李氏兄弟的酬金及金钱豹的花费,共计不下十几万金。而李氏兄弟,父仇已报,仍去外国理旧业,十年之后,更为富有,家资数倍于初时。这事后传至蜀中,人皆称绝。

结语:古有刃杀、挺杀、财杀、药杀、色杀。而色杀更难防。甜言蜜语,其实是很秘密的计谋,比之砒霜更过,犹如慧剑,杀人于不知不觉中。金钱豹被色杀,报应本该如此。可这色杀之奇曲,实在少见矣!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