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权倾朝野,深受朱厚熜器重的严嵩,为什么最后会被活活饿死?

2021-09-29 18:37:47

严嵩(公元1480--1569年),江西分宜人,弘治十八年进士。传说当时有相士为他相面,说他以后必大贵,但有饿纹入口,恐怕将来要饿死。严嵩大笑说:“既然大贵,怎会饿死,前后矛盾,难以相信。”武宗在位的十六个年头,他还是默默无闻。到了世宗即位,他再也不甘寂寞,就投到了尚书夏言的门下,由于夏的推荐,任南京吏部尚书。后来夏言调北京入阁,就将严嵩调到北京任礼部尚书。

严嵩行事一切以皇帝的意见为意见。因而深得世宗的欢心。严在皇帝建坛打醮,出现所谓祥云,他就乘机拍马,献上《庆云赋》,不久又献《大礼告成赋》,世宗见了认为字字珠玑。从此,明世宗朱厚熜所有青词等文字工作,概令严嵩执笔,反将夏言撇在一边。

夏言平时自视甚高,他认为严嵩由自己一手提拔,平时待之犹如门客,严嵩认为自己是弘治十八年进士,而夏言是正德十二年进士,资格没有自己老,深怪这个江西老乡太不给自己面子,另一方面,自己立足未稳,还要他援引,表面上仍然对之毕恭毕敬。一次,严嵩请夏言吃饭,夏言谢绝不去,严嵩乃亲到夏府手捧请帖长跪不起。夏言认为严嵩对己异常恭敬,乃欣然赴宴,对严嵩深信不疑。

严嵩探得翊国公郭勋与夏言不和,就想方设法与郭勋结交,其目的当然是加害夏言。世宗对夏言却异常倚重,加封夏言为太子少师,赐银章,上镌“学博才优”四字,允许他可以“密封奏事”。严嵩看在眼里,妒在心里。世宗到承天府去谒他父亲朱佑杭陵墓,郭勋、夏言、严嵩等随行,谒陵后,严嵩察言观色,就奏请上表祝贺,夏言主张回京后再说,但皇帝却要臣子们马上进贺表。严嵩就联合郭勋在皇帝面前进谗。说什么夏言目无皇帝,阻止上贺表。世宗大怒,追回赐给夏言的银章,并要他辞官。不久,世宗冷静下来,又将银章还给夏言。

世宗信道教,以道家式样的帽子赐给夏言与严嵩,夏言以这种帽子不合规定,拒绝接受,而严嵩不仅将帽子天天戴在头上,而且在帽子外面包了一层纱,表示唯恐弄脏。这样一来,世宗当然更加喜欢严嵩。一天,出现日蚀,世宗怪罪夏言,说他目无天子,所以天象示警,着即去职,所遗大学士一缺,由严嵩接替。严嵩任大学士后,表面上非常尽责,日夕值勤,很少回家。世宗对严嵩更是恩宠有加,亲书匾额赐严嵩,又赐银章,上镌“忠勤敏达”四字,一切朝政全交严嵩办理。此后,曾弹劾严嵩的人,不是被罢官就是被搞死掉。

不久,世宗因阁臣中有的去世,有的辞职,便又召回夏言入阁,恢复所有职务。夏言回来后,作风依旧,独断独行,丝毫不把严嵩放在眼里,同时将严嵩引进的人都罢了官,严嵩反而难以袒护。当严门党徒崔元及陆柄被弹劾,夏言拟旨叫他们两自报罪行,二人去严嵩家求教,严嵩说:“皇上面前好说话,夏言面前难疏通。”二人无法,将三千两银子送到夏府,当即被骂出。二人又去严府,严嵩估计夏言吃软不吃硬,便叫二人去求情。二人乃到夏府长跪不起,自请处分。夏言果然吃软不吃硬,答应代为在皇帝面前疏通。二人目的达到,即叩谢而出。

严嵩的儿子严世蕃任尚宝司少卿,这是掌管符节与印信的官,级别不高,权力很大。他代人缴钱粮,从中克扣,为数很大。夏言闻知,准备参奏。严世蕃怕得很,连忙求教老父,严嵩还是用老办法,带了儿子到夏府,以重金买通门房,得以进入内室,见到夏言便双双长跪不起,严世蕃一再叩头表示悔过,直至夏言表示不予追究,方才站起来。严嵩从此更加嫉恨夏言,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嘉靖二十五年,鞑靼屡次犯边,兵部侍郎曾铣总督三边军务,主张开边,置建卫所。世宗问夏言意见,夏言赞成这样做。世宗便说曾铣“志虑忠纯,深堪嘉尚。”不久,皇宫失火,方皇后去世,世宗心中很害怕,要求大臣直言,严嵩便说:“天降灾异,都是曾铣开边启衅所致,夏言同意曾铣胡作非为,应一同论罪惩处。”于是严嵩党徒纷纷上奏,弹劾曾、夏两人。世宗此时,早将自己原来说过的话置诸九霄云外,先后罢曾铣、夏言的官。严嵩还不肯罢休,怂恿在狱的原咸宁侯仇鸾“揭发”曾铣,裁扣军饷,向夏言行贿,世宗不问青红皂白,将曾铣斩首谣市。此时夏言已在回乡途中,由缇骑追上,带回京师。此时,适置掩答又犯居庸关,这个消息使世宗想到这都是曾铣、夏言加强边防惹的祸,当即下诏将夏言处死。

夏言既死,严氏父子一时权倾朝野,平时以贪污受贿,陷害忠良为能事。在江西老家、南京、扬州等地遍置良田,营造华屋,不下数十处。朝中大臣大多趋赴,但严嵩其时年事已高,应对时,语多颠倒,世宗逐渐对他疏远。朝中有一部分正直官员看到这种情况,想趁机扳倒这个元凶。

其中有个御史邹应龙想出一个办法,就是不直接弹劾严嵩,而是弹劾他的儿子严世蕃。于是上了一本,奏疏中说严世蕃卖官,钱多可买大官,钱少可得小官,严得钱后就在各地广置良田,营造华屋。何人买官,出钱多少;何处置田,所费若干,都有具体事例。世宗看了大怒,召见大学士徐阶商量,徐阶是个善于两面讨好的人,他的手法是“外事严嵩,内结世宗”,现在见严嵩逐渐失宠,便说:“严嵩父子,罪恶昭著,望陛下速作决断。”世宗点头,于是下诏,命锦衣卫捉拿严世蕃,勒令严嵩辞官回籍。

严嵩奉命辞官回到南昌,但心仍不死,与地方官商量在铁柱观打醮,为世宗求长寿,冀世宗能念及前情,召他回京。一日,严嵩见严世蕃忽然进来,忙问如何得释,严世蕃说:“皇上罚我戍雷州卫,我于半路逃脱。”严嵩说:“你这样做,皇上知道,岂不罪上加罪。”严世蕃说:“皇上日居深宫,怎么会知道。”严嵩说:“你不怕徐阶?”严世蕃说:“我已作好安排,不久就会有人去取徐阶与邹应龙首级。”

严氏父子见风平浪静,朝中也无动静,便又大造私第,招集工匠达数千人,豪奴悍仆在场监工,仍不失往日相府威风。袁州推官郭谏臣经过工地想进去看看,被监工喝斥逐出。恰逢有南京御史林润巡视江防,郭谏臣便将严家情况向林禀明。林润遂一本参奏严世蕃,说他私藏大盗,借治第之名,聚众数千人,图谋不轨。世宗大怒,命林润逮捕严世蕃押送进京。

严世蕃在狱中,生活仍旧优裕,他手中有钱,自有狱卒侍奉。他跟另一个罪犯说:“我贪污受贿,一点也不假,这么多的官都贪污,皇上治了几个,我不日即可以出去。”但次日下午,即有锦衣卫将严世蕃押入厅堂。严世蕃见堂上坐着大理寺、都察院主官,当中是徐阶,便情知不妙。当徐将罪状掷下,让他自己看时,他已吓得面如土色,大呼冤枉。徐阶遂说:“你的罪行,朝廷已一一查清,狡赖已是无用。”当由监斩官带领行刑人员,将严世蕃押至市曹斩首示众。

朝廷接着又下诏严嵩削职为民,令江西巡抚抄严嵩的家,共抄黄金三万余两,白银三百余万两,珍宝无数。严嵩被扫地出门,不得已到墓舍寄食。所谓墓舍,即墓地上用作祭祀的房子,一般由守墓人居住。墓地主人如犯罪籍家,墓地与墓舍不在充公之列。

隆庆三年,这个九十岁的元凶因无人为他送食活活饿死。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