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上古

外国人怎么看待在中国公司工作?困惑并快乐着……

2021-11-12 12:17:30

来源:世界风情画(ID:finkeeper)

作者:杂杂妹

东亚自古以来就以开放而闻名。早在中世纪前期的长安、洛阳,就是个各种肤色、发色和目色的人种满街走的地方。

那时有句乐府辞曰:“昆仑奴、高丽婢”。高丽好解释,就是现在的韩国、朝鲜,而“昆仑”一词,除指昆仑山外,还指黑色的东西。大唐国沿用此义将黑色皮肤的人统称为昆仑人。《旧唐书·南蛮传》曰:“在林邑以南,皆卷发黑身,通号‘昆仑’。”这些皮肤黝黑的人大多来自南洋诸岛和非洲地区。现在还不时从唐墓里发掘出的“昆仑奴俑”,就是那个年代引进“外劳”的证据。

除了从事杂役的外国人,当年还有在中国担任大臣的外国人,最著名者,有阿倍朝臣仲麻吕(698年—770年),朝臣姓,安倍氏,汉名朝衡(又作晁衡),字巨卿。阿倍朝臣仲麻吕在19岁那年被日本天皇派到大唐国学习后,成绩优异,一举考中进士。天宝12载(753年),仲麻吕归国时,还被唐玄宗任命为大唐使节,向日本天皇传达唐国的友好之情,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比较少见的。由于传闻他在海上遇难,李白听了十分悲痛,挥泪写下了《哭晁卿衡》的著名诗篇:“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所幸阿倍脱险后又回到唐国,并历任左散骑常侍、安南都护、安南节度使等要职,最后官至光禄大夫兼御史中丞,被封北海郡开国公。逝世后还被唐代宗追赠二品璐州大都督。

而在大唐国还有一位官至丞相的越南人,就是姜公辅,字德文,爱州日南(今越南清化)人,唐朝宰相,“南安四贤”之一,出生于大唐开元十八年(公元730年)。作为越南人,以安南士子身份进京参考,于唐广德二年(公元764年)考中进士。颇有才干和器识,敢于言事,深得唐德宗信任。但因言辞触怒皇帝,被贬为泉州别驾,后在南安九日山隐居13年。《全唐文》收录了姜公辅的《对直言极谏策》和残缺的《白云春海赋》,这两篇文章在越南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白云春海赋》更被尊为“安南千古文宗”。

实际上,冷战以前东亚各国历代皇帝重大诏书开头部分的“中外臣工”里的“外”字,其实就是指古时候朝廷里的“外籍雇员”。过去,不但东亚(今天的朝鲜、韩国、中国、越南、日本等)的人员没有签证和忠诚调查,就是中东、欧洲等地也是本着“疑人不用疑人不用”的原则任职,而且欧洲哪怕是国王,都经常出现A国王位缺人就从B国迎来一位的现象。最有名案例是18世纪法国波旁王朝除了统治法国,还是西班牙的统治者,而今,西班牙王国依然由波旁王朝统治。今上为费利佩六世。

由于连皇帝都有“外籍雇员”,所以各国公司里的外籍雇员一点也不稀奇。那么,今天的外籍雇员又是怎么看待中国公司呢?

曾在中国工作过的高管保罗·罗斯(PaulRoss)在一本引人入胜的详细书籍“BarrierstoEntry:OvercomingChallengesandAchievingBreakthroughsinaChineseWorkplace”(《进入壁垒:在中国工作场所克服挑战和实现突破》)中描述了外籍员工在中国公司里经历的一些趣事。读来令人忍俊不禁。

首先,中国的许多企业主对“既定方针”并没有一以贯之的印象,总是在寻找方向,这似乎与今天的中国变化总是那么迅速有关。对此,为中国公司工作的外国员工的一个常见抱怨是,经常不理解中国上司到底想要什么,昨天全员大会上拟定的方案,今天就可以在非正式场合推倒重来。而中国职员总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方式应对,却毫无怨言,哪怕最终牺牲的是工作的质量和消费者的满意度。

其次,中国职员“顺而不服”的特点让与之配合的外国人十分“头大”。与日本、韩国这些同样十分具有集体主义氛围的邻国相比,中国人似乎在个性特点上更类似美国人,除了——他们在口头上将Boss的理念“表决心”氏贯彻——现实中这些人又是另外一种模样,牺牲的还是消费者的满意度。

经理和员工之间的关系比西方员工想象的更有层次。中国的经理偶尔会让员工跑腿或做一些小的私人工作。挑战老板不是个好主意。作者表示,员工永远不应该直接否定老板的想法。如果实施计划有困难,他们应该归咎于外部因素。

在中国公司,长时间工作似乎是表达团队团结的一种方式,尽管这并不总是最有效的时间利用方式。西方员工的评论表明,缺乏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是最消极的因素。特别是,员工应该参加下班后的活动,以展示团队精神。中国公司在宴请员工、请员工玩游戏、给员工发福利等活动上花了很多钱。罗斯先生说,这样的聚会是向员工传播企业文化的重要方式。这些让习惯了“对事不对人”的绝大多数外国雇员感觉十分不便,不过,东亚国家的公司似乎都有很多这种活动。

另一个问题是,外国员工可能会发现很难在职业阶梯上一步步往上爬。腾讯的一位游戏开发者总结道,离开公司去找竞争对手,然后重新加入更高的层级,是获得晋升的最好方式。

另一个文化差异是演讲的风格。中国高管在演讲中透露的个人细节远没有西方首席执行官多。主持人不倾向于与观众进行眼神交流,而是从他们带到舞台上的笔记本电脑上阅读文本。幻灯片往往充满细节,以此来传递信息。然而,有很多美工华丽的幻灯片仅仅是为了填满模板中的空缺,所以被认为缺乏有用的内容。

即便如此,来中国公司的外国雇员数量还是在近十年里增长了近三分之一。特别是在2017年4月后,中国对在华公司聘用的外国人实行了新的考核制度。这是一个以分数为基础的系统,政府将外国人分为与技能相关的A类、B类或C类。此外,中国移民当局高度重视已经获得足够分数的外国申请人,以确定他们的签证申请和批准资格。获批者,可领取Z类中国签证。随着签证的大幅放宽,加入中国公司的外国人更多了。

原因是——对于一些人均收入较低的发展中国家人来说,许多中国公司的薪资比他们当地其他公司要高,尤其是中国国有企业,还可以学习技术与相近国情下的发展经验;对于一些发达国家人士来说,加入中国公司,尤其是去中国体验那里的美食和奇妙冒险经历也十分有趣。此外就是中国高增长的市场环境可以发掘更多的机会。

当然,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十分必要,当地和日本一样,堪称世界少有的优良治安环境背后,是严格的法律法规在起作用。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