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历史故事 宋朝

北宋瀛洲守将李延渥,坚守孤城半个月,打败20万精锐辽军!

2022-06-11 10:28:19

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秋天,辽国太后和辽圣宗打着收复瓦桥关(今河北雄县旧南关)的旗号,率领20万精兵南下攻宋,辽军主力推进至瀛洲,遭到宋军的顽强抵抗,辽军连续攻城十余天,伤亡数万人马,始终无法攻破瀛洲城,无奈之下,萧太后只好率领部队转攻雄州,率领瀛洲军民以寡敌众,挫败辽国大军的宋朝官员,正是瀛洲知州李延渥。

坚守瀛洲

李延渥出身将门世家,父亲为后周北宋初期的名将李进卿,李延渥并非科举出身,以荫补供奉官,寻为阁门祗候,三迁至西京左藏库使,宋真宗咸平年间,历知平戎宁边顺安军、保州、威虏军钤辖、知冀州,咸平六年(公元1003年),改任知瀛州。

瀛洲即今天河北河间,北宋时距离距离宋辽边境很近,一旦辽军南侵,很快即可兵临瀛洲城下,李延渥赴任后不久,就有斥候传来的情报:辽军正厉兵秣马,准备南侵。

李延渥连忙加固城墙,修建防御工事,囤积粮草,招募强壮百姓进行军事训练,积极进行迎战准备。

辽军即将入侵的情报传到东京后,宋真宗立即祭出北宋“将从中御”的祖宗家法,拿出阵图,传授诸将方略:六千骑兵由魏能、白守素、张锐率领,屯威虏军(今河北徐水西),;五千骑兵由杨延朗、张延禧、李怀岊率领,屯保州(今河北保定);五千骑兵由田敏、张凝、石延福率领,屯北平寨(今河北完县),以当辽军兵峰。

宋军作战时,通常由远在东京的皇帝遥控指挥,领兵将领几乎没有临阵决断的权力,所以,宋军在战场上往往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但宋真宗这次部署,在辽军南侵初期,确实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景德元年,辽国完成战争准备后,萧太后以名将萧挞凛和奚人六部大王萧观音奴为先锋,率先领军杀入宋朝境内,萧太后本人则和辽圣宗率领20辽军主力随后跟进。

萧挞凛和萧观音奴带领的前锋部队攻掠威虏军和顺安军,被宋将魏能等人率领的骑兵击败,攻打北平寨,被宋将田敏等人击败,转攻保州,再次被宋将杨延朗(演义小说《杨家将》中的六郎杨延昭)等人击退。

辽军这次南侵可谓出师不利,三战三败,击败辽军的三路宋军兵马,正是宋真宗当时布置安排的。

处处碰壁的萧挞凛,又去攻打遂城(今河北徐水),这一次辽军顺利攻破遂城,还俘虏了宋朝守将王先知,然后等待辽军主力跟上后,合兵一处去打定州(今河北定州),宋将王超率领大军结阵于唐河,捧着宋真宗的诏书和阵图,按兵不动,不去增援近在咫尺的定州,只是坐看辽军狼奔豕突,四处劫掠。

定州宋军固守城池,辽军短时间内难以攻下,萧太后担心王超所部宋军来夹攻,就放弃定州,将进攻的矛头对准瀛洲。

十月,辽军进抵瀛州城下,围城猛攻,当时瀛州只是一座小城,仅有少量厢军驻守,并无禁军一兵一卒。

守城的宋军除了本地厢军外,还有李延渥组织训练的强壮百姓,和贝、冀巡检史普率领的巡检司兵马,三支守城部队中,瀛洲厢军和史普的巡检司兵马战斗力都是非常强的。

北宋厢军整体上战斗力虽然不如禁军,但瀛洲距离边境较近,时遭战火洗礼,故此处的厢军战斗力非同小可,和边境上强悍的易州静塞军、雄州骁犍等宋军劲旅相差并不太多,至少不在禁军之下。

巡检司兵马虽然也不是正规军,但史普所部同样濒临边关,多逢战事,所以战斗力也是很高的。

辽军包围瀛洲,昼夜鼓噪,四面夹攻,攻城的士兵,被宋军抛下的滚木礌石砸死,但后面的士兵前赴后继,连续猛攻不止。

激战旬日,辽军的攻势更加凶猛,“唯击鼓伐木之声相闻,驱奚人负板秉烛乘墉而上”,战况惨烈之时,甚至就连夜间,辽军都在驱使奚人攻城。

李延渥指挥城内守军,拼死抵抗,不断抛下滚木礌石,给辽军以重大杀伤。

战斗最激烈之时,萧太后和辽圣宗两人亲自擂鼓,为攻城辽军助威,一时间,辽军“发矢如雨”,“矢集城上如蝟(猬)”,“戍棚垂板护城才数寸许,契丹射之,矢集其上凡二百余”但瀛洲依然坚如磐石,屹立不倒。

十几天的猛攻,辽军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死者三万馀,伤者倍之”,辽军在瀛洲城下阵亡三万余人,负伤六万余人,加在一起伤亡超过九万,将近占到辽军此次南侵总兵力的一半。

宋朝统计的辽军损失数字肯定有不小的水分,如果辽军果真损失如此巨大,以萧太后之精明强干,肯定会撤军,不会继续南侵了。

虽然宋军实际歼敌数字无法确定,但瀛洲之战,李延渥还是给辽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除了大量杀伤辽军有生力量,宋军还缴获了大批物资,“获铠甲、兵矢、竿牌数百万”,由此也能看出辽军退兵还是很仓促和慌张的。

攻不下瀛洲,萧太后转而去攻打雄州(今河北雄县)泄愤,但又被知雄州孙全照击退。

接连失利,萧太后恼羞成怒,冒着后路被切断的危险,绕过宋军固守的城池,直扑澶州(今河南濮阳),但被守将李继隆挫败,不久,宋真宗也率领“三衙”部队迤逦赶到。

辽军名将萧挞凛向宋军挑战,被床子弩射死,辽军的士气受到极大影响,萧太后攻不下澶州,而宋朝援军又已赶到,更严重的是,辽军的后路,随时可能被河北宋军切断,情况对辽军极为不利。

萧太后产生了议和的念头,这一点与宋真宗不谋而合,于是,双方在宋朝降将王继忠的穿针引线之下,签订了“澶渊之盟”。

依照盟约,虽然宋朝每年给予辽国岁币,但双方的政治地位是平等的,这一点和后来南宋签订的“绍兴和议”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北宋能够取得和辽国平等的地位,李延渥等一批边关将领、官员功不可没,正是由于他们在战场上接连给辽军以重击,使得北宋在谈判桌上有了讨价还价的筹码。

此次辽军南侵,如果不是宋真宗急于议和,继续打下去,不仅可以打退辽军,而且能给辽军造成更大的损失,到那时,双方再议和,形势对宋朝会更加有利。

战后,宋真宗赐给李延渥锦袍、金带,并迁为本州团练使,同时赏赐瀛洲守城将士缗钱,大中祥符九年,李延渥以左武卫大将军致仕,天禧初,去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微信公众号:镜楼文史

微信公众号

领红包